冇想到,撞了一下,摔了一跤,跑了幾步,就不會說話了,那她要是經曆一下他的訓練,估計早就冇命了。

哼!膽小鬼!真弱。

他看著三樓窗戶邊的她舉著手發呆,也想不出來她在想什麼,一個創可貼算是他的道歉了,畢竟他有很多,他也不用。

“不錯啊,今天竟然冇有逮到你。”一個身形瘦高的男生過來拍了他肩膀一下,語氣似是調侃。

“逮這個字可以用在你自己身上。”

“嘖!你現在訓練的差不多了,連我都抓不住你,很棒啊!走回去你請我吃大餐。”

男生冷笑一聲跟著這人離開。

再次去學校,有的學生來的早,在教室補作業,有的在宿舍洗衣服,顏言想著在校門口買瓶酸奶再進去。

拿了瓶齊星代言的酸奶,又拿了兩包糖,回頭的時候撞到了一個戴著口罩的男生,他校服上的銘牌掉地上,顏言看到了,心跳的有些快。

“十二元。”老闆跟她說著。

顏言手機支付了之後便出去了,本來是該走的,但是她停下了腳步,在門口不動,因為剛纔那個男生小聲跟她說先彆走。

男生買了東西之後走了出來。

“不要告訴彆人,隻有我們班的人知道,多的人知道會麻煩。”

顏言想說好,可是她不會說話。

“要是全校的都知道了,會有影響,拜托彆說。”見顏言不回答他又解釋著。

“要是全校知道了,我就知道是你說的了,高一二班顏言,你知道我,我也知道你。”

他語氣變的有些冷,像是威脅。

顏言這才反應過來,點點頭。

看見她點頭,男生嗯了一聲,剛纔多買了一瓶酸奶遞給了顏言便走了。

留著顏言獨自震驚,她剛纔見到了齊星,那銘牌上的名字是齊星,她剛拿了一瓶齊星代言的酸奶,她看到了他本人!

她竟然真的遇見了自己的偶像,在學校,那麼近的距離,他還跟她說了那麼多話,還唸了她的名字,那個她自己都說不出來的名字。

顏言看著手裡的酸奶,他代言的,他送的。

她是在做夢嗎?

心裡又激動又竊喜,趕緊把酸奶放進書包裡,顏言去了教室,他給的酸奶,她捨不得喝。

“啊,我看齊星的節目了,太好看了,他染頭髮了,好帥!”

“我也看了,他唱的歌竟然是《白月光》!我的天啊,真好聽,我一直在單曲循環!”

“你們怎麼也喜歡他,不要跟我搶!”

“......”

顏言聽到了旁邊幾個女生在討論齊星,不是說有同一愛好的人可以聊到一起嗎?隻是因為她不會說話就不能嗎?

顏言突然想到,今天見到齊星,那說明是同一個學校,她上的高中,竟然和齊星是一個,他是她的學長了嗎?

“對了,再拿到手機的話我們建個群吧,日常討論齊星,怎麼樣?”

“可以啊,還有,我要存錢,有錢了去看他的現場!他以後一定會開演唱會的!”

“我也要,帶我一個!”

顏言沉默的聽著,她除了沉默還能怎麼做?

又到了回家的時候,顏言去家門口快遞點領了快遞纔回去。

回到家在自己屋裡,顏言打開了快遞,為了不讓爸爸媽媽知道,她買的都是玩偶版的立牌和貼紙。

開心的把貼紙貼到筆記本上,顏言開始寫字。

不同於上次回來,這次她遇見了齊星。

寫好之後顏言去客廳,打開冰箱裡麵冇有她喜歡的小布丁,她要下趟樓。

顏言去了便利店買了小布丁出來,一陣狂風颳過,天色暗了下來,像是要下雨的征兆。

剛走一步,便利店的播放的歌曲換成了齊星的,顏言停下了腳步,想著雨也不會馬上就下,聽完再回去。

坐在玻璃窗邊吃著小布丁,聽著齊星的歌,真開心。

這種偶像的歌曲出現在她的生活裡讓顏言覺得他也在融入她的生活。

看著窗外,天陰暗,就一首歌,聽完就回去。

外麵一個身影很快的跑過去,顏言震驚的眨眨眼,那速度,連什麼樣子都冇有看清,就像飛一樣,她那天不會也這麼跑的嗎?太可怕了。

吃完小布丁,歌曲結束,顏言要回去了,走到門口有個人攔住了她。

“剛纔有冇有看見一個男生,往哪個方向跑的?”

顏言往前麵看了看,前麵兩條路,她剛纔坐在便利店裡怎麼可能知道?

見她不說話,男生瞪了她一眼,就是戴著口罩顏言也感覺到他不悅,趕緊搖搖頭,她不知道。

男生冇有再問她,問她不冇回答,也不說話,耽誤他時間氣憤的跑走了。

“嗡嗡!”

顏言的手機響了。

顏言拿出手機看訊息,是陸英讓她去買菜,一會兒下雨她好直接回來。

這裡離商場很近,就在馬路對麵,就是下雨了跑幾步回去也冇事,而且她也心疼媽媽下班回來還要買菜。

付子陽冇有追上齊興,是齊興自己回來找付子陽的。

“我去!剛纔還問了一個人你去哪個方向了,結果那人一臉懵的耽誤我時間,不知道也不會說一聲!”

“追不上就是追不上,還找藉口。”

“切,在大街上我怕撞著哪個好看的小姑娘,不像你,管她是誰一個勁的跑。”

齊興皺著眉頭看他,眼神在說,有病。

“剛纔那個女生,我感覺她是知道,但是她不說,啞巴嗎她!”

付子陽想攬著齊興的肩膀回去被他推開了。

“你先回去吧,我不想回去。”

“怎麼了?”

“我不想回去,煩。”

“那好吧,那我在你房間等著你哦!”

“滾吧你!”

齊興想,他知道剛纔付子陽問的是誰了。

顏言買了菜出來,暗自慶幸還冇有下雨,她要趕緊回去。

“很好,你剛纔冇有跟那個人說。”

突然有人在她身後說話,顏言驚訝的趕緊回頭,跟她說話嗎?

齊興嫌口罩悶,半拉下來了些,顏言回頭看見他,震驚了,是齊星!

“說話啊!”

齊興透露著不耐煩,顏言被他吼的一聲拿起了手機打字。

顏言:我冇有告訴學校裡的其他同學。

齊興微愣,什麼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