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039章

“侯爺,下臣這幾天政務繁忙,怠慢您了!”

南郡郡守帶著手下來到後院的時候,趙徹正好拿著一本書坐在躺椅上曬著太陽。

南郡郡守小心翼翼的走到趙徹麵前,主動打了一聲招呼。

“郡守大人來了,有事嗎?”

趙徹放下書籍,隨口詢問了一句。

“侯爺,是有件事情想麻煩您!”

南郡郡守憨憨的笑了一聲,隨即將自己製作木匾,希望趙徹題字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件事,自無不可!”

趙徹點點頭,他早就答應了南郡郡守,當然不會反悔,於是便起身讓南郡郡守帶著他過去。

“侯爺,這就是下臣讓人耗費了數日打造出來的木匾了,這木匾的材料用的可是最頂尖的木材,保證能千年不朽!”

“隻是一幅字而已,隻要能將精神和思想傳達下去,字腐朽了又如何?”

趙徹笑笑,見到那比門板還大的木匾的時候也忍不住啞然失笑。

好在現在趙徹的書法也算是出神入化了,題一幅字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接過南郡郡守準備的大筆,趙徹筆走龍蛇,揮毫便在木匾上留下了幾個大字。

為黔首服務!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或許是由於趙徹的精神寄托,郡守府的諸多官員見狀,都隱隱感覺到一股由衷的自豪從心中升起。

這可能就是文字的力量,一個人的思想和精神,可以通過筆來作為傳導物,然後凝聚在一個個文字當中。

南郡郡守無比慶幸自己找人製作的這個木匾材質很好,這樣的一幅書法,已經算是瑰寶了,不僅僅是因為趙徹的身份和這幅字本身的含義。

即便是冇有這些,趙徹的字也稱的上是能流傳後世的藝術作品了,更彆提這三者加在一起所產生的效果。

“侯爺的書法簡直是下臣平生僅見,下臣現在都有些後悔冇多帶一張宣紙過來,求侯爺留下一副墨寶傳給子孫後代了。”

南郡郡守真心誠意的說道,雖然有些吹捧的意味在裡麵,但誰也不可否認,趙徹的這幅字寫的的確是好。

“報!”

“啟稟冠軍侯,啟稟郡守大人,外麵有鹹陽來的使者!”

眾人正在交談的時候,忽然外麵急匆匆的跑進來一個護衛,對二人稟報道。

“哦?鹹陽來的使者?快請!”

南郡郡守等人聽到這話,立刻就明白過來,肯定是扶蘇的旨意已經送過來了。

趙徹也微微有些詫異,原本他以為這件事可能需要在朝堂上扯皮很久之後才能確定下來呢,冇想到一轉眼聖旨都已經到南郡了。

趙徹不知道的是,自己拿出來的電影對那些朝堂之中官員的衝擊力有多麼大。

不誇張的說,電影中的現代社會,隨便一個片段,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夢中都不敢想的仙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