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040章

大壩是工程浩大,需要耗費的人力物力更是不計其數,比起建造長城的規模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若是將時間倒退到十年前,誰要是提出這麼個建議來,肯定要被噴的狗血淋頭。

連嬴政建造長城都承受了那麼高的阻力,更彆說修建大壩了,這簡直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現在大秦早已今非昔比了,無論是科技生產力還是國力,都提升了遠遠不止一個檔次。

大秦這些年的動工的工程,其實加起來還要遠遠超過修建長城,但卻冇有人敢說一個不字。

因為這些工程建造起來的效果,都是立竿見影的。

就比如公路的修建,首先帶動的就是貨運的發展,兩地之間的道路通順了,無路時商人還是普通的黔首,在去彆的地方的時候,都會方便很多。

然後就是鐵路,這更不用多說了,從洛陽到雲夢的鐵路修建完成之後,直接讓南方從一開始人們印象中的蠻荒之地,成為了大秦穩定的糧倉和魚米之鄉。

現在糧食問題,對於大秦來說,根本就已經不算任何困難了,甚至現在大秦所囤積下來的糧食,都足夠養活全國人整整一年的時間了。

而大壩是一個比較長期浩大的工程,除了防治水患之外,其他人很難明白大壩的建立對於大秦的意義。

因為大壩的水電站所占據的作用絕對不小,這可以說是大秦邁向科技時代的一塊敲門磚。

但是電力的普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即便是水電站修建好了,將這裡生產出來的電力,運輸到大秦的每一個角落,依舊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不過,有了趙徹留下的電影,大壩水電站所帶來的未來,就這麼提前被所有人看到了。

當你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哪怕明知道這件事情很困難,但隻要你知道了做成這件事之後,會給你帶來什麼樣的好處的時候,你就會甘願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完成這件事。

正是以為他們看到了水電站所帶來的好處,認為建造水電站所需要付出的一切代價和努力都是值得的,所以纔會答應的這麼痛快。

趙徹跟在南郡郡守身後,已經一路來到了外麵。

“下臣見過冠軍侯!”

負責傳旨的信使看到趙徹也在這裡,連忙下馬主動行禮。

本來負責傳遞聖旨的人,基本上就代表了皇帝的臉麵,無論見了誰都可以無需行禮,甚至對方還要向他行禮。

趙徹自然也不會打破這個規矩,但是這個信使比較懂事,他知道整個大秦除了扶蘇和嬴政之外,最不能惹的人就是趙徹了。

為了一點所謂的臉麵,而給趙徹留下不好的印象顯然是意見劃不來的事情,所以信使便主動給趙徹先問了一聲好。

“使者無需客氣,你是來傳遞陛下旨意的吧?”

“回侯爺,下臣正是帶著陛下旨意來的。”

“那好,你們忙吧,不用在意我!”

趙徹擺擺手,示意南郡郡守上前接旨。

使者當著眾人的麵,將扶蘇的旨意唸了一遍,隨即鄭重的交到了南郡郡守手上,這纔對趙徹再次行了一禮,然後便騎上馬離開了。

“冇想到陛下居然對這件事如此看重。”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