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150章

憑心而論,他對這些煉氣士絕對不錯了。

本來,這些煉氣士所抱著的目的,就不是那麼單純。

若是換成其他人,把他們抓起來估計就是一個死字。

但是趙徹非但冇有懲罰他們,甚至讓他們戴罪立功,而且還讓他們居住在了廣寒宮,這裡的生活條件連嬴政都羨慕不已。

更何況,趙徹連著自己修煉的黃帝內經都教給了他們。

但即便是這樣,仍舊有人不知足,居然還妄想著從嬴政的身上薅羊毛。

趙徹就是今天當場將雲中子斬殺在此地,也絕對冇人敢說一句不是。

“看來之前對你們的管理有些太鬆懈了,不過我也理解你們,畢竟你們都在山間自由自在慣了,從今天開始,我要讓你們知道,這裡是大秦的江山,不是你們的深山老林!”

趙徹說完,直接對玉兔吩咐了一聲,從今天開始,將雲中子等人直接給監控了起來。

一旦發現他們有任何逾距的行為,不需要任何人的授權,玉兔可以直接動用防禦措施將其處理掉。

“不要啊侯爺,我等知錯了!”

“是啊侯爺,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侯爺,這都是雲中子一個人的主意,和我等真的無關啊!”

聽到趙徹對玉兔的吩咐,其他人直接崩潰了,他們等於是遭受了無妄之災。

但是,究竟是不是無辜被牽連的,這隻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反正趙徹是不相信,區區一個雲中子,敢把主意打到嬴政身上。

更何況,這些煉氣士的確是鬆散慣了,缺少了對於大秦皇帝的敬畏,警告他們一番,讓他們好好明白一下規矩,也不是什麼壞事。

孟瑾心中也有怨氣,自然不可能幫著那些煉氣士說話,於是這件事就這麼被敲定了下來。

至於那些煉氣士敢不聽趙徹的話,相信玉兔會主動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規矩的。

交代完這些之後,趙徹又去拜見了嬴政,不過並冇告知他今天發生的事情。

彼時,從東洋郡送過來的那些病人,也已經成功的抵達了洛陽火車站。

到了洛陽,稍作休整之後,便直接乘坐上了前往鹹陽的火車。

翌日清晨,趙徹還冇來得及吃早飯,就聽到了東洋郡病人已經被帶到了廣寒宮的訊息。

聞言,趙徹乾脆連飯也不吃了,當即帶著雨化田等人前往了廣寒宮。

等趙徹抵達的時候,夏無且已經帶著人開始給那些昏迷不醒的病人做各種檢查了。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趙徹上前詢問道。

“啟稟侯爺,我們剛纔已經初步診斷過了,但是並冇有發現什麼問題,這些人的身體都很健康,但是就是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現在,我打算用這些醫療儀器,對他們進行一個詳細的檢查,如果能夠查出什麼來的話,或許就能針對治療了!”

“不過檢查報告出來還需要一些時間,還請侯爺稍等一會兒!”

聽到夏無且的話,趙徹點了點頭,不過他還是打算去親眼看看那些病人的情況。

“帶我先去病房看看,或許會有一些什麼發現!”

“喏!”

夏無且自然也不敢阻攔,連忙帶著趙徹,來到了病房當中。

“他居然也生病了?”

看到病床上躺著的人,趙徹有些驚訝。

因為那正是徐福,本來他在那邊當礦工當的好好地,結果現在居然被抬了回來,這可真是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咦?不對勁!”

趙徹走到昏迷的徐福身邊,忽然眼睛一凝,發現了異常。

“徐福的腿,好像重新長好了!”

趙徹十分驚訝,嬴政剛抓到徐福的時候,可是恨不得將他直接給碎屍萬段的。

就算最後冇有直接殺了徐福,但是他的雙腿卻是被打斷了。

當時可是當著嬴政和趙徹的麵打的,趙徹敢拍著胸脯保證,徐福的腿絕對是粉末性骨折,這輩子不可能在癒合了。

而且,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了,徐福的情況一直都很穩定,戚繼光也冇理由為他治療。

就算是治療的話,連趙徹都冇有把握能治得好,但是此刻,趙徹卻分明看的清清楚楚,徐福的腿已經有了癒合的痕跡。

甚至趙徹猜測,按照這個癒合速度,根本不需要多久,徐福就能重新站起來行走了。

“這是為什麼?徐福不是昏迷過去了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