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157章

“多謝公子牽掛,下臣一定銘記於心!”

兩人轉頭對趙徹抱拳。

看著兩人即將離開的背影,一滴雨被微風吹起,送到了趙徹臉上。

此情此景,趙徹心頭忽然浮現了一首詩。

“今日就借花獻佛,借首詩來為你二人送彆!”

聽到趙徹的聲音,李斯和趙戍都止住了身形。

趙徹的詩纔在大秦是公認的,無數人都以擁有趙徹的詩經為榮,他更是被那些愛好詩詞的文人士子冠以詩仙之名。

雖然趙徹每次都說這些詩並非他所做,但那些詩人又不在這個時代,因此那些士子文人們,自然將趙徹當做了崇拜的偶像。

畢竟若不是他,那些千古名句,他們此生也不會有機會聽得到。

而能得到趙徹專門為其所做的詩,那更是無上的殊榮,即便以李斯的城府也不由得臉色漲紅,完全是激動所至。

“這首詩原本是一位詩人送他的至交好友所做,今日我就借用一下,以此來送彆你們!”

趙徹在吟詩之前,再次強調了一下這首詩的來曆。

不過李斯和趙戍並不在意,反正他們隻知道這是趙徹專門為他們做的詩。

“鹹陽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儘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不得不說,眼前的這一幕,和詩中原本的情景,彷彿是跨越了兩個時空重疊在了一起。

這首詩原本是王維寫給自己的好友元二的。

巧的是,王維詩中的渭城,正是現在的鹹陽,到了漢代之後才改的名,因此趙徹在這裡又改了過來。

而元二也是同樣從鹹陽通過玉門關以南的陽關前往西域就任,雖然地點有些許不同,但路線卻是差不多。

而李斯和趙戍聽到這首詩後,更是感動無比。

哪怕趙戍對於詩詞的瞭解不深,遠比不上李斯,但他也聽的出來,這首詩的意義非凡。

尤其是最後兩句,勸君更儘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說的不正是他們兩人嗎?

“多謝公子贈詩,下臣謹記在心!”

李斯也冇想到,自己一個法家士子,有朝一日會被儒家的詩詞而深深觸動。

其實,詩詞不過是一種抒發情感的手段,有學識的士子文人可以做事。

大字不識一個的黔首,也有他們送彆的方式。

李斯通過這首詩,感受到了趙徹的情緒,纔會如此感動。

“徹哥兒,雨大了,天氣也冷了,您回去吧,我這就走了!”

趙戍擦了擦眼睛,旋即和李斯深深朝著趙徹拱手。

趙徹也同樣對兩人拱手,此刻他不是冠軍侯,李斯和趙戍也不是他的下臣,而是三位至交好友。

李斯和趙戍起身,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車伕揚起馬鞭,啪的在雨中打出一聲響。

馬兒緩緩抬起蹄子,帶著馬車漸漸的消失在了雨幕當中。

“回去吧!”

趙徹看著馬車遠去,也長長的歎了口氣,然後回到了自己的馬車上,對雨化田吩咐了一聲。

接下來的幾天,倒是冇什麼波瀾,趙徹除了每天去廣寒宮內看看徐福那些人的情況,以及孟瑾他們的研究之外,就是忙著幫嬴政改造寢宮和製造汽車的事情了。

扶蘇在得知廣寒宮的居住條件甚至讓嬴政都不想回來了之後,也特意去那邊看了一圈。

結果扶蘇這麼一去,差點也就不想回來了。

好在大秦的行政改革已經在緩慢的進行當中了,因此扶蘇每天要處理的事務也冇有以前那麼多那麼淩亂和繁重了。

但是,身為大秦皇帝的他,肯定還是不能貪圖享樂。

於是,冇等扶蘇晚上留宿廣寒宮,就被趙徹帶人給抓了回來。

被抓回來的扶蘇,顯然一臉的不爽,於是當天晚上就有人倒黴了。

“你怎麼這麼蠢?這麼簡單的問題都處理不了,以後怎麼繼承大秦的江山?”

“從今天開始,每日的功課量給我加一倍,大秦學宮下學之後,再找你爺爺親自輔導你!”

“兩年之後,你從大秦學宮畢業了,朕就將你立為大秦的儲君,要是到時候你冇有這個能力,以後就彆喊我爹了!”

扶蘇將自己不能留在廣寒宮好好享受幾天的事情,全部怪罪到了子嬰頭上。

嬴政憑什麼能享受,那還不是因為他把皇位扔給了自己?

自己也想跟嬴政一樣,天天躲在廣寒宮裡打電動吃零食的話,那就得依靠子嬰了。

可憐的子嬰完全不知道,自己每天辛辛苦苦上著課,好不容易下了學還得做很多功課。

功課做完,剛打算休息一會兒時候,就被扶蘇派人給喊了過來,然後就是一頓無緣無故的臭罵。

子嬰欲哭無淚,卻是半點不敢頂撞扶蘇的話。

“行了行了滾蛋,看著你就來氣!”

扶蘇一甩袖子將子嬰給趕了出去。

在扶蘇看來,子嬰比起自己那個時候簡直不知道好了多少。

他為了當上儲君,甚至被嬴政貶去上郡駐守了那麼多年的邊疆。

而且直到他回來之後才知道,原來當初自己差點就被趙高聯合著李斯和胡亥給逼死了。

而子嬰作為扶蘇的長子,未來的大秦儲君,他不僅能夠接收到最好的教育,而且還有一個鼎盛輝煌的大秦等著他去接手。

甚至,等到大秦新的行政改革體係實行下去之後,子嬰都不用像自己和嬴政那麼辛苦了。

作為大秦的皇帝,他隻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剩下的那些操心事情,全部有首輔大臣去操心。

就這樣,若是子嬰還不能儘快的成長起來,接過這份大權,那扶蘇生氣也是理所應當的。

當然,他隻是恨鐵不成鋼所以才這麼憤怒的,絕對不是為了儘快讓子嬰接過皇位,然後自己好去偷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