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30章

“陛下,這樣怕是會引起我大秦黔首的恐慌,那些糧商不加以懲治,還不知道要將糧價炒到什麼地步,這讓我大秦黔首,用什麼來過冬?”

王綰的語氣中很是氣憤,嬴政此舉在他看來就像是小孩子賭氣一般。

但嬴政賭的,可是大秦千千萬萬黔首的性命啊。

“王卿無需多言,寡人心意已決,隻需三個月時間,自可見分曉,若是糧價還降不下來,寡人就將大秦今年的稅收全部拿出來!”

“三個月?”

聽到嬴政信誓旦旦的保證,在場諸多官吏都忍不住一怔。

嬴政到底是哪來的信心?就算現在再種一次糧食,光是成熟都不止三個月吧。

“難道陛下真的有什麼計劃?”

朝中的幾位大佬對視了一眼,算是交換了一下意見。

“陛下仁慈,隻希望三個月之後,若是糧價降不下來,陛下能如實兌現諾言!”

王綰拱手,對嬴政做出了讓步。

“哼,寡人金口玉言,豈會言而無信?王卿這是在警告寡人嗎?”

嬴政冷哼一聲,自從李斯被自己罷黜了之後,王綰儼然成為了朝中文官之首。

本來這個王綰就是儒家弟子,和嬴政的理念向來不和。

現在王綰得勢,這段時間顯然是有些意氣風發的過頭了,居然敢當著這麼多文武百官的麵質問他。

嬴政自然要接著這個機會,好好敲打一下王綰。

“陛下贖罪,下臣自然不敢,隻是此事事關我大秦千萬黔首之性命,下臣不敢輕視!”

王綰一拱手,嘴上說著道歉,語氣中卻是絲毫不軟。

“好,那就靜待三個月,三個月之後,王卿自然就知道,寡人到底有冇有這個能力了!”

嬴政大袖一揮,喊了一聲退朝,便氣呼呼的離開了。

“王相,你也太沖動了,這下惹惱陛下了吧。”

嬴政離開之後,在場的官吏也一次離開了,不過倒是有不少人湊到了王綰的身邊,對他勸告了起來。

“是啊王相,以陛下的脾氣,您這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駁了他的麵子,哪怕陛下不會怎麼著你,估計也胡心生不喜。”

“陛下金口玉言,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的話,還能反悔不成?”

“王相,我看您要不還是去跟陛下賠個罪,此事也就過去了。”

聽著身旁的人全在勸告自己給嬴政賠罪,王綰也不惱,但也不會服軟。

“陛下一句話,事關我大秦千萬黔首之生死,若是三個月之後,糧價降不下來,除非陛下真的將國庫中的糧食全部拿出,否則這個冬天,必將餓殍遍地。”

王綰雖然沾了不少儒家的迂腐性子,但不得不說,他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對大秦自然也是忠心耿耿。

因此,哪怕是明知道自己會惹得嬴政惱怒,王綰也不得不當朝逼得嬴政做出保證來。

“隻希望陛下說的是真的吧,或許三個月之後,真的會有什麼奇蹟發生,三個月的時間倒也不長,說過去就過去了!”

眾人現在也隻能選擇相信嬴政了,畢竟他剛纔可是親口下旨,嚴禁任何人插手此事,看他如此自信的樣子,倒也不似作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