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18章

見禮過後,嬴政招呼公輸仇坐下,順手拿出了從趙徹哪裡得到了的流水線工作方式和工廠建設的規劃。

“公輸仇,你們公輸家能獨立完成製造工作的工匠共有多少?還有稍微懂得鑄造工作的學生,大概數量有多少?”

“啟稟陛下,公輸家能拿出來的工匠,大概隻有四千多人,剩下的人都是才學習了公輸家的機關術,但由於年紀尚淺,所以還需要繼續磨練經驗,大概有一萬多人。”

“這麼多?”

嬴政讚歎一聲,公輸家果然不愧是和墨家其名的天下兩大機關術家族之一,光是這工匠的數量,就遠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你此前跟寡人說的,公輸家人手不足的問題,寡人已經尋到了一位高人,他提出了一個辦法,不但能解決公輸家目前的問題,還能讓公輸家大量的擴張工匠數量。”

“還請陛下教我!”

公輸仇拱手問道。

“建造工廠,實行流水線工作方式,大量招收普工,然後擇優進行培養!”

這是趙徹的原話,嬴政直接轉達給了公輸仇。

“工廠?流水線?普工?”

公輸仇一臉迷惑,這些字眼他根本聽不懂。

“陛下,小人愚鈍,實在難以理解陛下所說,敢問陛下可否說的通俗一些?”

“都在這裡了,你仔細看看就知道!”

嬴政懶得解釋,直接將手裡的書冊遞給了公輸仇。

“流水線,掌握核心技術,普通工匠隻負責單一部件的製造,哪怕是什麼都不懂的黔首,隻需要稍加教導也能完成部分工作。。。。。。”

公輸仇手握哪本書冊,如獲至寶,隻是稍微看了幾點,已經激動的不成樣子了。

“陛下,敢問這是哪位高人提出的點子?竟然能將一個複雜的鑄造工作,分成這麼多簡單的部分,最後隻需要完成一個組裝工作,這簡直是將工匠的能力給發揮到了最大,能提出這種辦法,此人的成就,足以與公輸家祖師比肩!”

“評價這麼高?”

嬴政訝然。

公輸家的祖師可是被譽為工匠之祖的公輸班,不誇張的說一句,工匠一道可以說就是公輸班開創出來的。

他不是工匠,自然不能理解,趙徹的流水線工作方式,對工匠鑄造工作中,能有多大的幫助。

“既然有用,那你就拿回去仔細琢磨,也可以看看後麵的內容,由大秦出錢,和你們共同開辦工廠,招收附近閒暇黔首進來勞作。”

“喏,小人回去之後,一定徹夜研讀,最遲三日,小人一定會給陛下拿出一個章程來!”

公輸仇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也冇有多留,和嬴政告辭之後,便匆忙離開了。

嬴政處理完今日的政務,左右也是閒來無事,乾脆帶著蒙毅又來到了涇水。

“公子弄出來的這個洗髮水是真的好用,我感覺我現在的頭髮都順滑了許多。”

“可不是嘛,像我們這些粗人,又不可能天天洗澡,我頭髮都快結成塊了,用完現在是根根分明!”

“就是這個香味我不太喜歡,我堂堂大男兒,身上帶著這姑娘身上的香氣算是什麼東西?”

嬴政剛到趙徹府邸門口,就看到十二生肖他們正摸著自己的頭髮互相攀談著。

“陛下來了!”

寅虎看到嬴政,連忙招呼一聲,眾人這纔回過神來,紛紛收起嬉笑的神色,對嬴政行禮。

“我等,見過先生!”

“免禮,你們在這裡討論什麼?”

嬴政擺手,在趙徹這裡,不需要太多的規矩。

“咦?陛下你聞到冇有,有股子奇怪的香味,好像比那大姑娘身上的脂粉香氣還要好聞。”

蒙毅鼻子比較尖,聞到了空氣裡還在瀰漫著的洗髮水香味。

“嗯?你們幾個大男人,身上帶著姑孃的脂粉乾什麼?不閒丟人嘛?”

嬴政一愣,隨即看向十二生肖,有些不悅的說道。

“先生冤枉,我們怎麼會帶脂粉那種東西,這香味全是我們頭髮上散發的。”

“頭髮上?你們頭髮上怎麼會散發出如此濃鬱的香味來?還挺好聞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