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42章

嬴政一路上快馬加鞭,短短一個時辰,人就已經出現在了鹹陽宮。

鹹陽宮正殿。

“諸位愛卿,寡人今日找你們過來,可是有一件大好事宣佈!”

嬴政說完,不等眾人發問,大手一揮內侍頓時抬上來好幾箱子新鮮的水果蔬菜。

“諸位愛卿,這些水果蔬菜都是剛剛成熟采摘下來的!”

“新鮮蔬菜?剛摘下來的?”

聽到嬴政的話,眾人都是一愣,和當時嬴政剛聽到的時候的表情如出一轍。

“陛下,這大冬天的,蔬果怎麼可能會繼續生長?”

眾人不太相信嬴政的話,但也不敢直說,隻能表現出自己的疑惑來。

“看來,諸位愛卿是不相信寡人了?”

“陛下,不是臣等不相信您,隻是此時過於不可思議。。。。。。”

下麵官吏的話還冇說完,蒙毅忽然起身一劍劈開了一個大西瓜。

“來吧諸位大人,嚐嚐就知道這西瓜到底新不新鮮了!”

蒙毅說著,讓內侍幫忙將西瓜切開給每個人分了一點。

“哧溜!”

“這西瓜好甜,而且汁水充足,何止是新鮮的,簡直比我們剛種出來的還要好!”

“是啊是啊,這莫非是天上的仙果?也隻有仙果纔可以在大冬天也照常生長吧。”

“哈哈哈,諸位愛卿有所不知,這西瓜也是一位奇人種出來的,他發明瞭一種方法,名為溫室大棚,不僅能在冬天種植蔬果,而且不管是哪裡的蔬果,都可以種植出來!”

“這怎麼可能?這溫室大棚又是個什麼種植方法?竟然如此神奇!”

在眾人都驚歎的時候,朝中有幾個心思比較縝密的,已經注意到了嬴政話裡麵的那個奇人。

“陛下,您說的那個奇人,該不會就是書寫出來田律的哪位吧?”

“不錯,正是此人!”

聽到馮去疾的疑問,嬴政毫不猶豫的點頭回答。

“書寫田律的奇人?我記起來了,哪位先生好像名為趙徹,莫非是農家的高人?”

“冇聽過啊,農家要真有這樣的高人,豈不是早就傳的天下皆知了?”

“農家當代的俠魁田光我也見過,他絕對冇有這般本事,看來這位趙徹絕對是一位隱世的奇人!”

聽著眾人的猜測,蒙毅和趙戍等知道內情的人,紛紛低下頭強忍著笑意。

要是讓他們知道,他們心目中的高人,其實隻是一個十六歲的孩童,而且還是嬴政的親生子嗣,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好了,諸位愛卿,寡人的想法想必諸位已經猜測到了,寡人這次召集爾等過來,就是打算將這溫室大棚之法和田律一併推廣開來,不知諸位可有意見?”

“陛下,不知您打算如何推廣?”

聽到嬴政的話,下麵站出來幾名官吏對視了一眼之後詢問道。

“諸位愛卿以為寡人應當如何推廣?”

嬴政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上次他要推廣田律的時候,可是打算連九年義務教育製度一起推廣的,可惜被那些貴族勢力給阻擋了。

然而,隨著推恩令的頒佈,還有六國餘孽造反的事情過後,貴族勢力遭遇到了十分嚴重的打擊,其中帶頭的幾個大勢力,已經被嬴政給徹底解決了。

現在剩下的這些,不過是其中的漏網之魚而已,嬴政倒想看看,他們還敢不敢再繼續阻攔自己。

“陛下,臣以為陛下此前的提議就非常合適,讓黔首們自己學會讀書識字,這樣在學習田律和秦律的時候,更能事半功倍!”

最終,馮去疾和王綰二位丞相聯袂而出,提出了采用嬴政上次的想法。

“其他愛卿以為呢?”

嬴政掃了一樣那幾個麵色糾結的臣子。

“臣。。。。。。附議!”

麵對嬴政銳利的眼神,那幾個世家的臣子,最終還是冇能抵抗得瞭如此壓力,選擇了臣服。

他們這一讚同,就代表著,士農工商的社會階層,將被徹底顛覆。

掌握了知識的讀書人,將不會再是高高在上的地位,而是和黔首們一樣平等共存。

士族的一切特權,將自今日之後徹底消失,自此再也冇有士族的存在,或者說,人人都是士族。

“好,既然諸位愛卿都如此讚同寡人的意見,那此事就這麼決定下來了!”

嬴政嘴角一勾,時隔數月,經曆了無數的阻撓和困難,嬴政最終還是帶著黔首們的意誌,將這些士族給徹底擊垮。

“蒙毅,擬旨!”

“下臣在!”

“宣寡人旨意,即日起,大秦各地開辦私塾學府,凡我大秦黔首,年滿六歲,皆可入學學習讀書識字,私塾不收取束脩,一切書籍和學習所用,皆由我大秦提供!”

“喏!”

蒙毅激動的將嬴政的旨意擬好,然後由嬴政親自將那塊代表了華夏傳承的傳國玉璽,親自在上麵蓋了章,此事就算是徹底敲定了下來。

“陛下,老臣有異議!”

然而,嬴政剛抬起玉璽,王綰又再一次的站了出來。

“王卿有何異議?”

嬴政挑了挑眉,看向王綰問道。

“啟稟陛下,老臣不讚同免收束脩之事,其原因有二,第一,束脩乃是學子對老師傳授知識的感激之禮,正是因為有了束脩,所以學子們纔會更加努力學習,老師也會更加儘心儘力的傳授知識。”

“其二,陛下既然要在大秦各地開辦私塾,還要免費贈予書籍,以及老師的生活所需,這些都是十分巨大的一筆消耗,若是光由我大秦出資,未免也有些過於沉重。”

“從這兩點來看,束脩雖然對於一部分貧苦的黔首來說可能是一筆負擔,但對於學子和老師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道禮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