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5章

趙徹可冇給他們準備住的地方,而是直接讓他們自己想辦法搭建營地。

日後,無論是日常居住還是訓練,都在營地中進行。

這點小事當然難不倒他們,一個下午的時間,他們就已經弄出了一個可供居住的營地,隻是有些簡陋罷了。

而與此同時,得到了草紙的章邯,也是一路快馬加鞭的趕回了鹹陽。

“陛下,這就是公子發明出來的紙張,非常適用於書寫所需,不僅比竹簡要方便,而且造價也不貴。”

嬴政拿著章邯所呈上來的一遝草紙,細細摩挲著,麵露沉思之色。

“取毛筆來!”

嬴政對章邯吩咐一聲,他要親自試試,這紙張,是不是真有那麼神奇。

若真能完全取代沉重雜亂的竹簡,那這紙張的作用可就大了。

尤其是對全天下的讀書人來說,紙張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糧食。

此前,由於焚書坑儒的事情,導致嬴政在天下的讀書人麵前,留下了一個暴君的印象。

雖然這件事說到底也的確不是嬴政的錯,但那些士子可不會在乎這個,他們隻知道,嬴政殺了很多人,讓他們這些士子階層的人受到了威脅。

無論是出於利益還是自保的方麵,嬴政和士子階層的對立已經成了不可逆轉的局麵。

除非這個時候,嬴政能夠拿出足以讓那些讀書人動心的利益,纔有可能緩和這種關係。

就算不能和士子階層達成和解,哪怕退而求其次,嬴政掌握了宣紙,也就等於掌握了知識的傳播途徑。

到時候,大不了就拉一批對大秦足夠忠心的人來培養,國家出錢出力,讓他們學習各種知識,等到學成之後再來回報大秦。

不得不說,嬴政真是個深謀遠慮的君主,若是讓趙徹知道此時他的想法,定會直呼恐怖如斯。

自己後世都花費了多年時間,才普及開展出來的九年義務教育,嬴政居然隻是看到了一張紙就想到了那麼遠。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暫且不談。

此刻,嬴政已經提起了毛筆,開始在草紙上書寫起來。

草紙畢竟是用來擦屁股的紙,為了使用起來舒服一些,紙質當然要偏軟。

因此,嬴政在草紙上的書寫情況其實算不上多好,但比起竹簡來說,還是要遠超出一籌的。

“陛下,這種紙隻不過是次一品的,要說真正厲害的,還得是公子拿出來的那種宣紙,紙質潔白如雪,摸上去十分光滑順暢,寫在上麵的字跡,也完全不用擔心暈染。”

“這次一品的紙,已經足以讓寡人驚歎了,不知那宣紙又有多麼神奇,徹兒他的身上,到底還隱藏了多少秘密。”

嬴政閉眼細細思量起來。

和趙徹十年之後再次相見,這才短短幾天的時間,趙徹哪裡就給了他很多驚喜。

從最開始的火銃和土豆,然後他還為自己解開了仙丹實則為毒丹的假象,現在又拿出了這種神奇的紙張。

還有他那一身謎一樣的實力,這些秘密每一個都讓嬴政有些欲罷不能,恨不能一探究竟,卻又擔心自己太過激進,會逼走趙徹。

“寡人讓你調查的事情如何了?徹兒確定是曾經想為大秦獻力,結果反被那涇水亭亭長以一人之力阻攔下來的嗎?”

“啟稟陛下,事實正是如此,下臣已經命人前往涇水,準備將那亭長拿下,等候陛下親自發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