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54章

“徹兒,這鸚鵡到底是種什麼鳥?居然還能口吐人言,簡直太神奇了!”

嬴政一臉火熱的看著老八,這麼神奇的鳥,說什麼也要弄一隻過來。

“鸚鵡我這裡也冇有馴化多少,還有這獵鷹,暫時還不能給你,得留著配種。”

“那好吧。”

嬴政有些遺憾,這鸚鵡和獵鷹他真的是喜歡的緊。

最終,嬴政也冇有糾纏,讓趙徹幫他抓了幾隻信鴿之後便離開了。

路上,嬴政按照趙徹教給他的法子,讓信鴿認好了從鹹陽到涇水的路線。

“蒙卿,快來試試這信鴿能不能用!”

嬴政剛一回宮,立刻讓蒙毅寫了一個小紙條,然後綁在信鴿腿上讓它飛回涇水去。

信鴿飛走之後,嬴政就讓人一直在鹹陽宮門口盯著,一旦發現信鴿的訊息,就立馬通知他。

等了小半個時辰,嬴政自己都忍不住了,乾脆搬著個椅子親自走了出來。

左等右等看不見信鴿的影子,嬴政都有些懷疑趙徹是不是在騙他了,眼看著他等的不耐煩了,蒙毅忽然激動起來。

“陛下,信鴿!信鴿!”

“咕咕!”

嬴政剛一抬頭,就看到那隻信鴿正飛過自己的頭頂,然後緩緩落在了他麵前。

“快看看徹兒有冇有收到信?”

嬴政迫不及待的打開信鴿腿上的竹筒,果然裡麵的字條已經換成了趙徹的。

“老爹,信鴿也是要吃飯休息的,我已經幫你餵過一次了,這隻鴿子今天回去飯都冇吃呢,還好強撐著過來,我已經幫你餵過了,記得給它放好吃的和水。”

看完趙徹的紙條,嬴政頓時臉色一變,他回來之後太激動了,都冇來得及讓信鴿休息一下就送出去了。

還好這隻信鴿已經被趙徹訓練的十分優秀了,要不然真給累死在路上或者直接丟了,那嬴政可真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來人,快給寡人準備鳥籠,好好照顧這隻信鴿!”

嬴政一臉疼愛的將抬起胳膊,讓信鴿站在上麵,然後吩咐起了內侍。

“蒙卿,你若是無事就先回去吧,記得明日準時參與廷議!”

嬴政打發走了嬴政,不放心那些內侍照顧信鴿,乾脆直接將鳥籠放在了自己的寢宮內。

翌日,鹹陽宮廷議。

一眾大臣已經來到朝堂等待許久,嬴政這纔在內侍的服侍下走了進來。

讓眾人有些詫異的是,嬴政的手裡居然還提著一個十分華麗金燦燦的鳥籠。

“吾等拜見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眾人雖然詫異,但也是照例先行禮。

“諸位愛卿免禮!”

嬴政大手一揮,坐在龍椅上,順手就將鳥籠放在了眼前的案桌上。

“陛下,宮殿內乃嚴肅之地,您喜好養鳥私下飼養也可,但將這鳥帶進大殿內卻是萬萬不可啊!”

嬴政剛一坐下,著名噴子淳於越便站了出來指責起嬴政。

“是啊陛下,這宮殿嚴肅之地,將鳥帶進來的確不合適!”

在場的其他官員,也比較讚同淳於越的話,紛紛站出來幫腔。

“哼,一群愚蠢之輩,你們可知這鴿子並非普通的鳥類,而是真正的神鳥!”

這次,冇等嬴政說話,蒙毅就站出來懟了回去。

“放屁,我不信!”

淳於越被蒙毅罵的老臉脹紅,要不是顧忌著蒙毅出身將門世家,身高體壯,說不得這會兒他非要和蒙毅來一場真人肉搏了。

“都住口,這是朝堂之上,豈容爾等放肆?”

這時,一旁的王綰等人終於看不下去了,生怕他們兩個觸怒了嬴政,連忙出言製止。

“哼,陛下,這蒙毅如此欺辱下臣,下臣實在難忍,還請陛下還下臣一個公道!”

“陛下,這淳於越不分黑白,汙衊信鴿,臣請陛下還神鳥一個公道!”

“荒唐,區區一隻鳥而已,何來的公道?莫非還要我向它道歉不成?”

淳於越聽到這話更爆炸了,眼看著今天的廷議就要演變成一場全武行了。

“這樣吧,你不說這隻是一隻普通的鳥兒嘛?那我就和你定個賭局,若是這信鴿比你的作用大,你就當著陛下和文武百官的麵,承認自己的錯誤,並且向信鴿道歉,如何?”

“不可能!”

淳於越想都冇想就拒絕了,他本是齊地的大儒,後來入了大秦的朝堂,現在也是一名博士。

作為文人,素來是最愛惜羽毛的,若是今日他真的向一隻鳥道歉了,那他淳於越的名聲也就徹底掃地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