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6章

“此事先不著急,莫要被徹兒發現了馬腳,最近這段時間,你也去跟著徹兒吧,幫寡人好好打探一下他的想法,最好能讓他早點放棄造反的念頭。”

“喏!”

作為嬴政身邊的貼身護衛,章邯自然不敢拒絕嬴政的要求。

當然,他自己對趙徹本來也是挺好奇的。

不說彆的,光是聽寅虎他們說趙徹年紀輕輕,就有一身過人的武藝這件事,就足以引起章邯的興趣了。

“切記,在徹兒麵前,絕對不可暴露你自己的身份,寡人暫時還不打算對他公開。”

“晚上回去收拾一下,明日一早,便啟程前往涇水吧。”

嬴政擺手,趕走了章邯,隨即回到了座位上,拿出了趙徹之前給他的那顆牛黃解毒丸。

“這群方士,膽敢用毒藥謀害寡人,當誅!”

嬴政猶豫許久,到底是冇敢下口,將那牛黃解毒丸又收了起來。

隨即,鹹陽宮內便傳出了一道旨意,說是那些方士煉丹有功,嬴政打算親自封賞他們。

這些方士們聽到要受賞的旨意之後,趕緊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結果,等待他們的並不是想象中的金銀珠寶,而是一座深不見底的大坑。

看到這坑的瞬間,有不少方士的臉色瞬間劇變。

距離嬴政上次坑儒的事情過去纔沒多久,當時那些和盧生侯生二人有牽連的方士儒生,被嬴政活埋的場麵,至今還曆曆在目。

眼下,嬴政把他們喊了過來,麵前還挖了一座大坑,瞬間又勾起了眾人心中的恐慌。

“我等拜見陛下!”

諸多方士對視了一眼,隨即強裝鎮定的跟嬴政見禮。

“諸位仙師免禮,你們為寡人日夜煉丹辛苦了。”

“陛下,這都是我等應該做的,能為陛下效力,是我們的榮幸。”

諸多方式中的領頭之人,名為高鬆,一頭長髮亂糟糟的披在身後,穿著一身道貌岸然的道袍,看上去倒是有那麼幾分方外之人的樣子。

不過,這一切都是高鬆的偽裝,他那是什麼道家名士,早年前本來是個地痞流氓。

後來因為犯了罪,一路逃亡,流落到了一個破道館裡,乾脆就披上了一身道袍,偽裝起了道家高人的身份。

偏偏這高鬆彆的本事冇有,一張嘴皮子倒是能說會道,還真矇蔽到了不少無知的黔首。

後來,得知嬴政尋人煉製長生仙丹的時候,這高鬆也就趁機混了進來,甚至還混出了一點名聲。

盧生和侯生二人被通緝之後,牽連了許多方士,而高鬆卻是依靠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硬生生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後來,那些僥倖活下來的人,也讚歎與高鬆吹牛皮的本事,紛紛投靠了他。

如此一來,高鬆在鹹陽宮得嬴政看重,小日子過得也是風生水起。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