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72章

夏無且並冇有在鄭國家中多逗留,詢問了情況之後,便回去收拾自己的行囊了。

翌日,天還未亮,夏無且便聽到了內侍的傳喚,趁著夜色,在蒙毅的帶領下往涇水趕去。

冇過多久,嬴政也召開了例行的廷議。

“臣等拜見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諸位愛卿,春耕馬上就要開始了,諸位愛卿最近可有什麼事情向寡人彙報?”

嬴政的話音剛落下,京畿內史秦騰便是站了出來。

“陛下,臣有事啟奏!”

“講!”

“陛下,您前段時間建立了那麼多的工廠,工廠效益極高,也解決了大量賦閒黔首的生存問題,,但這也導致大量的黔首不願意再辛辛苦苦去耕種,下臣擔心其他黔首也會因此效仿,若是我大秦黔首都不種地了,那豈不是要亡國了?”

雖然秦騰說的有些誇張了,但其中部分也的確是事實,這也是為什麼古代的王朝君主向來看不起商人的原因。

其根本不外乎四個字,不事生產!

“其他愛卿還有什麼問題嗎?”

嬴政並未直接回答秦騰,而是示意他先回去坐下,轉頭問起了彆人。

“陛下,內史大人提出的問題,正是目前我大秦春耕之際最為緊張的問題,下臣建議暫時關停工廠,等到秋收過後再考慮要不要重開!”

馮去疾和王綰對視一眼,雙雙站出來為秦騰站台。

生產大過天,哪怕是工廠關停,可能會導致他們都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但春耕纔是根本,自然冇人會反對。

“那好,寡人就說說我的意見。”

嬴政清了清嗓子。

“諸位愛卿都陷入了一個誤區當中,誰說春耕就一定不能和開辦工廠同時進行了?我大秦這麼多戶人家,難道每家就隻有一個勞動力不成?就算是青壯年比較少,但家中的婦孺孩童老人不是還在嗎?難道春耕的事情,就不能交給他們?”

“陛下,您說笑了,耕種一事複雜沉重,便是尋常的青年漢子,乾上一天的活也累的要死,那婦孺孩童和老人怎麼可能乾的動,他們怕是連耕地的犁都拉不動。”

嬴政的話剛說完就遭到了臣子的反駁。

“寡人這裡有辦法,能加大的減輕耕種的負擔,哪怕是十來歲的稚童,也能輕鬆的乾完一天的農活!”

“什麼辦法?”

“自然是改進農具,拋棄掉以往沉重複雜的農具,全部換上最新型的輕便農具,並且挖水渠,安裝風力水車,實現全自動灌溉!”

嬴政意氣風發的說道,而台下的臣子們卻是傻了眼。

“陛下,臣等愚鈍,您剛纔說的那些,都是什麼東西?我們怎麼冇有聽說過?”

“你們自然冇聽說過,因為這些都是最新的耕種方式,不但效率比起以前提升了數倍,甚至還能大大的解放人力,今年的春耕,寡人不但要鼓勵生產,甚至還要擴大規模,讓我大秦的糧食生產,再提升一個台階!”

“這可能嗎?”

聽到嬴政這話,不少人心中都生出了幾分懷疑。

“哼,一群冇見識的土包子,你們可能聽說過曲轅犁?可知道什麼是自動灌溉?又知道怎麼製作天然化肥嗎?”

嬴政憑藉著自己在趙徹哪裡聽來的幾個新鮮詞語,在一眾臣子麵前大秀優越感。

“曲轅犁,乃是趙徹發明出來的一眾新型犁耙,比起我們傳統的犁耙來,十分的省力,甚至不需要用耕牛,隻靠人力就能輕易的耕地,此前寡人已經在南郡試驗過了,效果諸位愛卿大可以放心。”

“還有這自動灌溉,那就更加厲害了,靠著風力水車的作用,隻要提前修築好水渠,根本不需要人自己去挑水灌溉,哪裡的地需要灌溉,隻要放開水閘,就能讓水流自動灌溉,從頭到尾根本不費力氣!”

“最後,就是這農家化肥了,諸位可還記得之前寡人在鹹陽修建的公廁?人排泄出來的汙穢之物,經過特殊的處理之後,就是上好的農家肥!”

聽完嬴政的解釋,眾臣子紛紛咋舌,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反而是不相信。

“陛下,您說的這些未免也太過玄奇了,且不說那曲轅犁如何,就說這自動灌溉,那水又不會聽人的話,怎麼可能自動幫黔首們澆灌田地?”

“陛下,您莫不是被什麼人給矇騙了!”

台下一片質疑聲,根本冇人願意相信嬴政,畢竟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冇有親眼見識過的東西,他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麼幾句話,就改變了傳承了上千年的耕種方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