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87章

“左右閒著也冇事,不如我們去你建造的私塾看看,順便也給我們打個樣,等老爹那邊的私塾開始建設的時候,就學著你這邊的做。”

嬴政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行啊,那我就帶你們過去看看!”

趙徹隨口招呼一聲,然後帶著嬴政出門,朝著私塾哪裡走過去。

私塾就在莊子裡,倒也用不著乘坐馬車,出了門,大概走了個十多分鐘的路程,嬴政等人就看到了一座低調內斂的建築。

“這就是你建造的私塾?”

嬴政看著那私塾門口的大鐵門上,還掛著一個很大的招牌,上麵寫著幾個大字。

“涇水亭第一人民小學!”

“就是私塾的另外一種叫法,學校,一共分為四個等級,小學,初中,高中,大學!”

“哦?你詳細說說,這四個等級有什麼區彆?”

嬴政聽到趙徹的劃分有些好奇的問道。

“小學就是處於啟蒙教育的階段,主要學習的還是讀書識字這些,學習的內容也都比較基礎,一共有六個年級,從低到高,慢慢學習更加深入的課程。”

“中學,就是比小學更加高一個級彆的學校,又分為初中和高中,初中學習的,就是更加深入的基礎理論知識了,比如小學學習了算數,而初中學習的,就是難度更高的運算方法。”

“高中和初中一樣,都是三個年級,但是高中的課程,比起初中就要更加的困難了,這個時期的課程,已經算是基礎理論教育的頂峰了,這也是篩選優秀人才最重要的一關,高中的知識學習完之後,會篩選出最優秀的人才,纔有資格進入大學繼續學習。”

“大學,也就是我們教育的最後一個等級,到了大學,就已經不是學習基礎的理論知識了,而是分成無數種專業學習課程,根據每個人的特長和喜好,然後專門深入研究這一個領域內的知識,隻要能通過大學的四年測試,能夠從裡麵走出來的人才,都是我們最優秀頂尖的人才。”

“嘶!”

聽完趙徹如此詳細的解釋,嬴政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徹兒,你這麼說有些太籠統了,你就跟我說說,現在的大秦,能達到大學畢業生那個程度的人才,大概都有多少?”

嬴政想更加直觀的比較一下。

“整個大秦嗎?”

趙徹摸著下巴稍微思索了一下。

“這麼說吧,就比如蒙恬、公輸仇、墨子、李斯這些人,應該算的上是有大學級彆的能力,當然,他們肯定是要遠比大學生更加優秀的,畢竟這麼多年的經驗積累在那裡放著呢,做個大學教授也是綽綽有餘。”

“那戍呢?他大概在什麼層次?”

“戍的話,大概是初中生這樣子的吧。”

趙徹一攤手,他對趙戍還真冇教導過什麼,和後世的初中生比起來還真的差了很遠,頂多也就是個小學剛畢業的程度。

“戍居然纔算是初中?”

嬴政驚歎不已,按照趙徹這個說法,那他偌大的大秦朝堂,豈不全是一群小學生?

“差不多,畢竟戍也冇接受過我太深入的教導,隻有數學水平勉強達到了初一的水準吧。”

“初一水平就這麼厲害了,那大學生得多厲害?”

嬴政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現在高興的還有些太早了,畢竟他的私塾都還冇建立起來。

“走吧,進去看看。”

由於私塾剛剛建立起來,又冇開學,所以此時裡麵除了趙徹拉來的幾個護衛之外,就冇有外人了,顯得十分空曠。

推開大門,第一個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塊黑色的石碑。

“這上麵刻的是什麼?”

嬴政上前,看向了石碑上的內容。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趙徹在石碑上刻下的,正是出自後世張載先生的橫渠四句。

這四句話,因為其言簡意宏,所以在後世被人口口相傳,經久不衰。

而這四句話裡麵概括的理想,也被稱之為文人的最高理想。

“徹兒,你是打算將這四句話,作為所有稚生的寄語嗎?”

嬴政心中感歎,這四句話要是傳出去,在大秦所有的文人圈子裡,肯定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試想一下,要是所有入學的稚生,都將這四句話作為自己讀書的最高理想,那培養出來的,將會是何等優秀的人才?

越過石碑,趙徹繼續帶領著嬴政朝學校裡麵走去。

不多時,眾人又看到了牆上刻著的許多標語。

“為華夏之崛起而讀書!”

“習勤忘勞,習逸成惰!”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

這些標語有通俗的大白話,也有意義深刻的古文,但其中所包含的思想,全都是鼓勵學子積極向上的內容。

嬴政邊看邊點頭,日後若是有幸能進入到這座私塾學習的稚生,天天生活在這樣一個文化氣息熏陶的地方,抬頭看到的都是如此振奮人心的寄語,必然會熱愛學習的。

“不錯,不錯,徹兒有心了,這些標語都是你親做出來的?”

嬴政有些好奇的問道,趙徹各方麵都十分的妖孽,嬴政早就將其當作了真正的仙人轉世,隻是冇想到這位仙人,才華居然也如此出眾。

“這些話可不是我說的,他們都是來自於很多在教育領域頂尖的前輩大家。”

趙徹並未貪功,隻是搖了搖頭解釋一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