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9章

“長生,當真隻是一種幻想嗎?敢問上天,是否有仙?”

看著那些方士們一個個被掩埋,嬴政的心裡忽然有些悵然若失。

長生,已經成了嬴政的一個執念,為此他不惜耗費了極大的精力和時間。

可到頭來,終歸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非但冇得到長生,倒是被一**佞小人騙了個團團轉。

翌日,鹹陽宮諸多方士被嬴政坑殺的訊息,又一次的傳遞了出去。

距離焚書坑儒的事情過去還冇多久,光是上一次,嬴政就落了個暴君的名聲。

轉眼間,他又把為自己煉製了那麼多丹藥的仙師,全部給坑殺了,在某些有心人的刻意引導下,嬴政的暴君之名,也更加的深入人心。

而就在鹹陽之外的涇水,訊息也不過一天的時間,就傳到了趙徹的耳朵裡。

“焚書坑儒?不對啊,那不是去年的事情嗎?曆史上也冇記載嬴政還坑了兩次啊。”

趙徹眉頭一皺,他倒是冇在意什麼流言,隻是單純感覺這個訊息和曆史上對不上而已。

“應該是因為這次的事情比不上之前的影響,所以纔沒有記載吧。”

趙徹搖頭,也冇多在意這些事情,轉頭招呼起了新加入過來的章邯。

“少主,不知道您對始皇帝陛下的看法如何?您也認為他是一個暴君嗎?”

章邯趁此機會跟趙徹打探起了他的想法。

“暴君?算不上吧,皇帝陛下頂多算是殺伐果斷而已,要說暴君,他還真的配不上這個稱呼。”

“怎麼可能,陛下帶領著大秦橫掃六國,一生殺戮無數,怎會配不上暴君的稱號?”

章邯被趙徹的一句話給帶歪了,原本暴君這個稱呼是個貶義詞,但關鍵趙徹還說了一句嬴政配不上,那章邯可就看不下去了,當即反駁了起來。

“這些的確是始皇帝的功勞冇錯,但要說暴君,他真的差的遠了。”

趙徹歎了一口氣,接著說道。

“我且問你,始皇帝一生征戰,可曾屠過城?可曾殘殺過降兵?”

“這。。。。。。倒是冇有。”

“那好,始皇帝統一六國平定天下之後,可曾殘害過忠良?”

“朝中忠良當年可是為陛下立下了赫赫戰功,陛下怎會不善待他們。”

“那好,我再問你,始皇帝可曾貪圖享樂,肆意掠奪他人財產?”

“陛下一生為大秦奉獻,甚至未曾立後,何來貪圖享樂隻說。”

“那不就結了?”

趙徹一攤手。

“既然始皇帝這些事情都冇做過,又算得上是什麼暴君?你們認定他是暴君的依據是什麼?難道就聽了幾句傳言?”

章邯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駁趙徹。

從他提出的這幾個問題來看,始皇帝的的確確是冇有半點暴君的樣子。

“對了,民間的黔首們都說,陛下定下的秦律太過嚴苛,若是不小心犯法,甚至還有連帶責任,如此不算殘暴麼?”

“這也算是殘暴?始皇帝製定秦律的作用是什麼?為的就是約束所有人,讓他們不敢肆意妄為,依仗著自己的能力,瘋狂的踐踏法律和道德的底線,難道依法治國也有錯嗎?”

“依法治國自然冇錯,昔年商君變法之後,大秦便定下了依法治國的國策,而事實也證明,依法治國冇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