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93章

“先生,你胡說什麼呢,你怎的敢說出這種話的,你不要命了?”

聽到嬴政承認自己的身份,在場的幾人瞬間臉色一變,連忙打斷了嬴政的話。

“幾位,我能證明,公子的父親,正是我大秦的皇帝陛下,我現在也擔任了大秦的治粟內史一職。”

趙戍上前幫嬴政佐證了一句。

“什麼?你真是大秦皇帝?”

趙戍可是他們同一個莊子裡的人,眾人自然相信他不會矇騙自己。

“草民叩見陛下,剛纔我等不知道陛下的身份,冒犯了陛下,還請陛下饒命!”

“諸位請起,不知者無罪,寡人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我這次過來特意找你們,還是希望你們能幫助寡人呢。”

嬴政親自上前,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眾人,頓時讓他們一陣感動。

“陛下,您有任何事情儘管吩咐,我們這一身的本事都是公子教的,能幫得到您,已經是我等的榮幸了。”

“好,寡人就直說了,之前徹兒給了寡人不少好東西,大秦建立的鹽號糧行以及錢莊,你們應該也都聽說過,但是寡人現在手下人手不足,商部這邊更是隻有趙卿一人負責,寡人擔心他忙不過來,所以打算成立一個商部,你們可有人精通此道的?”

“陛下,小人跟公子學的便是經商經濟學問!”

嬴政的話剛說完,立刻就有人站出來自薦。

“我學的是匠人的活計,可能出不上什麼力氣。”

“我跟公子學的是算數,應該能幫上點忙吧。”

“公子交給我的是管理這方麵的本事,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

眾人紛紛上前,主動說出了自己所學的本事,五花八門的各種各樣都有。

“等回去鹹陽之後,寡人就給你們安排職位,到時候大秦的工部和商部,就依靠諸位幫寡人建立起來了。”

嬴政笑嗬嗬的撫著鬍子說道。

“陛下,我對這些商業建造之道是一竅不通,怕是給陛下幫不上什麼忙了。”

就在這時,一行人中忽然站出來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有些遺憾的說了一句。

“哦?你學的是什麼本事?”

嬴政有些疑惑地問道。

“啟稟陛下,小人學習的是律法之道。”

“律法之道?這麼說你很熟悉秦律?”

嬴政有些詫異的說道,趙徹居然連法家的弟子都能教的出來?

“都是公子教的,不過公子讓我學習的並非秦律,隻是有所瞭解而已,公子給我的是一份新的律法,名為民法典。”

“民法典?是何等律法?和我大秦的律法區彆大嗎?”

嬴政一愣,連忙追問一句。

“有所差距,但差距並非很大,隻是相較於秦律,要更加柔和許多而已。”

“哦?你知道大秦最新改革的律法嗎?”

“大秦改革律法?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從未聽說過。”

那高瘦男子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就是之前徹兒教給寡人的一套改革,其中對秦律就產生了不少改革的條例,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民法典?”

嬴政想起了之前趙徹讓自己做的那次改革,不僅是對大秦治國方針的改版,連原本的秦律,也做出了許多的改變。

“這,我還冇有看過,也不知道。”

那高瘦青年搖頭說道。

“趙卿,去找一份最新的秦律過來,讓他看看!”

嬴政有些激動的對趙戍吩咐了一聲。

自從秦律做出改版之後,大秦現在還有很多人根本理解不透徹秦律的意義,包括負責大秦律法牢獄的廷尉,對新版的秦律也是一知半解。

若是能找到一個精通律法的人才,對嬴政來說,意義絕對不下於組建商部和工部。

“你叫什麼名字?”

趁著趙戍去取秦律,嬴政順口問起了那個高瘦青年的名字。

“啟稟陛下,小人叫張翔。”

“張翔,好,若是你能將秦律瞭解的透徹,寡人就封你為我大秦的廷尉。”

“多謝陛下厚愛!”

張翔聽到這話,頓時激動不已,連忙跪在地上謝旨。

“陛下,聽說公子培養出了一個精通律法之道的人才?”

這時,趙戍和李斯帶著最新版的秦律走了過來。

“不錯,此人名為張翔,聽說徹兒讓他學習了一種名為民法典的律法,不知道是不是改革後的秦律。”

“張翔?在下李斯,我對法家之道也略通一二,不如你我共同探討一番?”

李斯聞言,主動對張翔做了個自我介紹說道。

“李斯?你不是李四嗎?”

張翔一愣,他在趙徹府上見過李斯,但哪個時候還不知道李斯的真實身份。

“我之前也在公子麵前隱藏了身份,你應該也聽過一點我李斯的事情吧?”

“原來你居然是大秦丞相,當代法家的代表人?”

張翔激動不已,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大秦法家最巔峰的存在。

“這就是公子最新製定的秦律,你看看,若無問題的話,我們一同探討一下!”

李斯將秦律遞給張翔,他隻是翻開掃了一眼,便確定了下來,這正是趙徹之前教給他的民法典。

“不錯,這秦律正是民法典,不知李丞相想和我探討哪裡?”

張翔心中鬆了一口氣,要說關於法家的思想理論,他還真不一定比得過李斯。

不過這民法典嘛,他可是早就倒背如流了,再加上有趙徹的親自指點,他自信不輸於任何人。

“那我們便從這民法典的每一個條律開始研究起來,互相問對方問題,誰若是答不上來,便算是誰輸!”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