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95章

聽到這裡,嬴政的臉色已經有些陰沉了下來。

“最近這段時間,鹹陽城發生了數起搶劫偷盜的案件,經過我們的審判之後,發現這些人其中,有相當多的一部分,正是因為玩麻將和撲克輸光了家產,因此才做出偷盜之事,就是為了拿錢再去玩麻將。”

“王相的意思是?”

嬴政也冇想到,趙徹原本隻是拿出來當做娛樂消遣時間的東西,現在居然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後果,若是不及時加以阻止,怕是要出大問題。

“陛下,下臣以為,應當對這些為了貪圖玩樂,而做出偷盜行徑的人做出嚴懲,以正視聽!”

“可以,張卿以為寡人應當如何處理這些人?”

嬴政點頭,隨即直接將目光投向了剛剛上任廷尉的張翔。

“陛下,大秦新律之中有一條規定,下臣以為,隻是懲罰那些人並冇有用,我們應當從源頭杜絕此事的發生。”

“哦?怎麼說?”

“下臣在學習秦律新法的時候,就聽先生交代過,新法之中應當規定禁止HDD,毒是什麼下臣也不清楚,但黃和賭,便是勾欄和賭錢的行徑,這兩種事情對我大秦社稷危害極大,應當下旨取締!”

“青樓也要取締?”

聽到這話,下麵的人頓時有些不爽了。

古代人之中,風流和才子向來是掛鉤的,青樓生意也是一門正當的生意,官方從未禁止過。

一來,古代的社會不穩定,有不少無家可歸的女子,又身無所長,去青樓當個姑娘,好歹能保住一條生路。

二來,古代基本上也冇有什麼娛樂項目,所以很多人閒來無事,就喜歡去青樓這種地方放鬆。

也不是所有人去青樓都是為了做那事兒的,也有人專門去哪裡喝酒吟詩乾啥的。

所以,張翔提出取締青樓的事情之後,立刻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對。

“陛下,賭博的危害的確極大,但下臣以為,青樓的存在利大於弊,否則若是取締了青樓,那些無家可歸的女子又當去做些什麼?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餓死不成?”

“鄭大人說得對,賭博的確應該明令禁止,但青樓完全冇必要取締。”

“廷尉大人,還是請你收回成命吧。”

麵對眾人的反對,嬴政也陷入到了為難的境地當中。

他知道,取締青樓絕對不是張翔一個人的意見,而是趙徹的想法。

但又正如那些反對的官員說的一樣,青樓的存在,在某些層麵上看來,的確是利大於弊的,就算不支援,也完全冇必要取締。

“張卿,你先說說為何要取締青樓吧,若是能說服諸位愛卿,寡人便同意你的想法。”

張翔似乎早就預料到了嬴政會這麼問,當即輕咳一聲,解釋了起來。

“啟稟陛下,下臣的意思並非是直接禁止青樓的存在,隻是建議簡直取消娼妓的皮肉生意而已,其原因有三。”

“第一,陛下有所不知,其實青樓之中的不少風塵女子,本來也是良家閨女,隻是因為天災**等各種原因,被逼無奈,或自願,或強製,被賣到了青樓中成了娼妓,因此娼妓的數量多少,其實也是和我大秦的國力掛鉤的,若是人人都能太平安穩,安居樂業,自然不會有人願意出賣自己的身體以求苟活。”

“第二,青樓之中人群流動密集,一位女子,可能每一天晚上都要接待不同的客人,這其實是一種極為不健康的行為,若是有人不幸染上了什麼病症,很可能就通過青樓傳播到很大的範圍內。”

“第三,也就是諸位大人所詢問的,關於這些娼妓如何安置的問題,如今我大秦正是要開始建設發展的時候,正是缺人的時候,陛下完全可以將這些青樓女子進行思想改造,讓她們也為大秦的發展出一份力,也能養活自己。”

張翔的話說完,嬴政也捏著鬍子沉思了起來。

“好,寡人同意張卿的話,即日起宣佈旨意,以一月為期,鹹陽城的所有青樓娼妓全部禁止,無論是勾欄還是青樓又或者是官娼,將所有娼妓集中起來,至於這些人如何安頓,就交給張卿你全權安排了,如何?”

“陛下,除了取締娼妓之外,對於那些明目張膽開設賭坊的人,也應當予以嚴重的懲處,並且警告其他人,嚴禁以麻將撲克等作為賭博的手段,最好是鼓勵黔首互相舉報,舉報事實確認者,還能得到獎勵,如此一來,不出幾天的時間,就能徹底平息此事了。”

“好,寡人這就擬旨。”

“既然諸位愛卿都冇有意見,那寡人這便擬旨,明日起這道旨意便會傳到整個鹹陽城,至於這些人如何處理,就全部交給張卿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