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99章

趙徹有些詫異的看著嬴政問道,這突如其來的轉變,的確是他冇有想到的。

“自然是因為徹兒你的原因了,這段時間你不知道你給大秦帶來了多少變化,以前那些生存都困難的黔首,現在生活富足,幸福開心,你爹我也實在不忍心再破壞這美好的一幕。”

“是啊,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戰亂帶給黔首的,隻有混亂和苦難。”

趙徹長歎一口氣說道。

“說的好,天下興亡,苦的還是黔首。”

嬴政讚歎一句。

“對了老爹我還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

“救了秦始皇之後,我們之前的準備豈不是全部做空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在秦始皇麵前的話語權怎麼樣?畢竟我做的那麼多改革,萬一他不同意的話。。。。。。”

“放心吧,你不是很瞭解秦始皇嗎?隻要能讓大秦強盛起來,我相信他什麼都會願意的。”

“哦?讓他不當皇帝了也行嗎?”

“行。。。。。。噗,你說啥?讓他不當皇帝了?你要當嗎?”

嬴政下意識的答應下來,說到一半才反應過來。

“我也不當,當皇帝太累人了,我隻是隨口這麼一說而已,不用在意。”

趙徹剛纔也是突發奇想,想到了君主立憲製,不過以大秦目前的國情來說,這個方法並不適合。

哪怕是嬴政自己願意,大秦的百姓們也不見得就會答應,畢竟黃權大過天的思想,早已在他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了,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改變的,這需要很久的努力。

“算了,隻要你同意能效忠大秦就行了,其他的隻要不是太離譜的事情,我相信秦始皇都會同意你的。”

嬴政暫時還不打算公開身份,主要是今天的事情,給趙徹的衝擊已經夠大了。

要是再讓他知道,合著自己老爹就是秦始皇,萬一再生出點什麼其他不必要的事端就不好了。

“行吧,反正老爹你看著決定。”

趙徹也冇多說什麼,隨口答應下來。

“對了,你那個香水給我帶一點,回頭我再派些人過來你這邊好好學習一下,等到她們都學會之後,我們就可以開設工廠了。”

嬴政起身,對趙徹順**代了幾句便準備離去了。

“行,我這就讓小牛去安排。”

不多時,嬴政便帶著封裝好的香水,還有織布機和縫紉機的圖紙離開了。

趙徹目送著嬴政遠去,眼神中帶著一絲異樣的神情。

“小牛,你過來一下!”

趙徹將小牛交到了自己的房間裡,不知道交代了些什麼,不多時,數隻信鴿便從趙徹的府上飛了出去,不知道去了哪裡。

“老爹是真的打算投靠秦始皇了,還是被人給蠱惑或者威脅了呢?”

趙徹坐在自己的房間裡,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