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0章

“既然你都明白,為什麼還會說出秦始皇是暴君的話?”

趙徹翻了個白眼說道。

“依法治國自然冇問題,但黔首們最詬病的,主要還是秦律實在是太過嚴苛了,已經超出了很多人能接受的程度。”

不知不覺,章邯居然真的把自己帶入了整天宣揚嬴政是暴君的黔首角色之中,義正詞嚴的和趙徹開啟了一場辯論。

“這話你說的又不對了,大秦的律法固然嚴苛,但也是事出有因,你可莫要忘了大秦的處境。”

“始皇帝剛剛一統六國,大秦看似一片平靜,實則暗潮洶湧,七國黔首之間,本就互相敵視,再加上暗中還有一部分心懷不軌的老鼠作祟,若是被有心人挑撥,很容易發生動亂。”

“因此,秦律的作用就體現在了這裡,黔首們若是想聽從那些六國餘孽的話,也得考慮一下,萬一被抓住了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亂世當用重典,隻有用鐵血手段,才能震懾住那些心懷不軌之人。”

趙徹的一番話說的鏗鏘有力,讓章邯都忍不住心生佩服。

“想不到少主對律法竟然也有如此之深的研究,章三佩服。”

章三正是章邯的化名,主要是為了隱瞞身份接近趙徹。

“不過少主,在下還有一事不明?”

“什麼事?”

“既然少主這麼看好始皇帝,為何不選擇入朝為官,而是準備造反呢?”

章邯實在想不通,趙徹若是真打算造反,那嬴政可是他的敵人啊,有這麼吹捧自己敵人的嗎?

“來不及了,若是再早個幾年,我說不得也會效仿那甘羅,來個十二歲拜相,但是因為一些原因,直接算是斷了我這條路,而且,如今的大秦,氣數已儘,說是造反,我也不過是為自己謀求一條生路罷了。”

趙徹長歎,滿臉的憂愁之色。

“大秦氣數已儘?少主為何會這麼覺得?始皇帝英明神武,大秦在他的治理下井井有條,南方的百越如今已經納入大秦的版圖中,而北方的匈奴,也被長城所阻撓。”

“說句不好聽的,那怕陛下真的昇天而去,那也有公子扶蘇繼承王位,還有大秦數百萬的鐵騎,又有幾人能有造反的實力?”

“你這麼說的話倒也冇錯,扶蘇雖然性格柔弱了一些,但卻並非那種聖母,他在上郡抵抗匈奴的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能力,的確是個合格的繼承人。”

“但,若是公子扶蘇冇有繼承王位呢?”

趙徹玩味的看著章邯說道。

“這不可能,論手段論能力,甚至是身份,長公子扶蘇都是當之無愧的儲君人選,除了他還有誰有把握坐的上大秦的王位?”

章邯聞言,下意識的便是喊了出來。

嬴政雖然遲遲未立儲君,但朝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已經把公子扶蘇當做儲君來對待了。

嬴政雖然將扶蘇給貶到了上郡,但實則也是在幫他提前收穫蒙氏一族和軍中將士的威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