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59章

章邯見到那些伏兵出現,連忙折返想要過去救援。

“想走?先過了我這關!”

那個和章邯交手的漢子,忽然就殺了上來,硬生生攔住了章邯的去路。

“滾開!”

章邯不敢再耽誤時間,拚著自己受傷,也要朝著那人一劍砍去。

“哈哈哈,來得好!”

然而,出乎章邯意料的是,那個人居然也不要命,直接用肩膀扛住了章邯這一劍,也要逼得他不能過去。

“該死,這些亡命之徒到底是哪裡來的?不僅實力過人,還這麼瘋狂!”

章邯有些頭痛,他可耽誤不起時間,現在身邊的玄鳥衛已經全部被敵人的伏兵給牽扯住了。

隻剩下嬴政身邊的幾個親衛,鬼知道能撐多久,要是嬴政在這裡出了一點事,那他真的就是萬死難辭其咎了。

“早知如此,哪怕是拚著要暴露身份的風險,也不能讓玄鳥衛離開陛下身邊啊!”

章邯心中止不住的後悔,要不是嬴政顧忌著帶那麼多人,有可能會讓趙徹產生懷疑,也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

關鍵是他們也萬萬冇有想到,這些刺客居然如此膽大包天,而且實力還這麼強悍。

僅僅這麼一點人,就給他們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不行,今天我就是死也要護送著陛下離開,等此間事了,不管你們到底是什麼身份,大秦境內也將再無爾等容身之處!”

章邯心中咬牙暗道,隨即不管不顧的朝著嬴政那邊趕去。

“休想離開!”

那個漢子見狀,連忙一劍朝著章邯刺去。

不過章邯是抱著必死的心思去的,豈會畏懼這麼一劍?

“刺啦!”

章邯的衣服直接被撕裂,後背上被砍出一道巨大的傷痕,血液直接不要命的揮灑了出來。

但即便如此,章邯的腳步居然冇有絲毫的停頓,轉眼間已經殺到了嬴政的馬車前麵。

“好一個瘋子!”

剛纔和章邯戰鬥的那個漢子,此時也不由得出言稱讚起了章邯的魄力。

不過,他們可是抱著必殺嬴政的心思來的,甚至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回不去的準備,顯然是不會這麼輕易就離開的。

那漢子大喝一聲,再次朝著章邯追過去。

而此時,章邯已經同後麵殺出來的蒙麪人交手了起來。

結果,剛一交手,章邯的臉色就立刻陰沉了下來。

因為這個蒙麪人的實力,居然比剛纔的大漢好像還要強上幾分。

再加上他剛纔不要命的受了大漢的一劍,現在顯然不會是這個蒙麪人的對手。

“你們到底是誰?”

章邯心中滿腹的疑惑,這些人的實力如此非凡,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何以前一直冇有聽過他們的名聲。

“等你死了自然會知道!”

那蒙麪人並冇有打算和章邯多說,提著長劍再次和他戰鬥起來。

而此時的嬴政在馬車內,自然也看得到外麵的情況。

麵對現在這樣的死局,即便是他也不能淡定下去了。

“你攔住他,我去殺了暴君!”

這時,大漢已經殺了過來,看到章邯和蒙麪人打的難分難解,當即招呼了一聲,然後朝著馬車殺去。

“休想!”

章邯急了,甚至顧不得蒙麪人的攻勢,想要阻攔住大漢。

終於,嬴政龍行虎步的從馬車裡走了出來,手中握的是代表了大秦至高無上王權的定秦劍。

這柄劍,素來是大秦王上的象征,代表的是至高無上的權利。

當定秦劍出鞘的時候,就代表著大秦將會不惜一切,發動所有的實力和底蘊,與敵人決一死戰。

“這真的是嬴政嗎?”

大漢和蒙麪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一絲疑惑,有些懷疑他們是不是找錯了目標。

畢竟,嬴政作為大秦皇帝,對於自己的安全這方麵,素來是十分重視的。

就像他在出去巡遊的時候,就會準備許多和自己車架一樣的車子,用來擾亂刺客的視線。

這幾天嬴政又剛剛遭遇了他們的刺殺,準備一個假的替身用來欺騙他們,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

“殺了!”

蒙麪人稍作猶豫,還是決定寧殺錯不放過,畢竟這個青年嬴政的手上,還握著大秦的定秦劍,再加上章邯這麼拚命的模樣,似乎也不像是作偽。

聽到蒙麪人的話,大漢也冇有猶豫,再次朝著嬴政殺去。

然而,讓大漢有些意外的是,嬴政的武力居然有些過於強悍了。

以他的實力,按道理來說,已經是軍中的猛將級彆了。

但是一時半會兒,他居然被嬴政給壓著打。

而且他發現,嬴政的武藝還是很淺薄的,甚至有些生疏。

之所以能打得過自己,全靠本身的蠻力,

“怎麼會這樣?”

大漢十分意外,可眼看著一時半會兒間是拿不下嬴政了,要是再托下去,等會兒嬴政的人來了,情況就要反轉了。

章邯見到這一幕也有些疑惑,不知道嬴政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不過無論如何,看來今天的危機應該是能解除了,嬴政最起碼也能做到自保。

然而就在兩人剛要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忽然不知道從哪裡射出來的一支冷箭,直直的朝著嬴政飛了過來。

“陛下小心!”

章邯剛要開口,嬴政已經反應了過來,倉促之間總算是躲開了。

“幸虧先生早有準備,擔心出什麼意外。”

蒙麪人和大漢見狀,眼神中再次露出了釋然的神色。

“居然還有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