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74章

“混賬東西,本官那麼相信你,你居然勾結六國餘孽,放任刺客進來,我殺了你!”

涇陽縣令甚至顧不得嬴政還在場,直接朝著豈就打了過去。

“放肆!”

嬴政身邊的護衛見狀,連忙控製住了涇陽縣令,嬴政在場,豈如何處置,還輪不到他來插手。

“涇陽能出現這麼多刺客,怕是僅憑這小小的一個城衛軍統領還不夠,你們回去跟徹兒覆命吧,人交給我就行!”

“是,卑職遵命!”

幾個錦衣衛對視一眼,對於嬴政的命令也不敢違背,將人交給玄鳥衛控製之後,便回去找趙徹覆命了。

“混賬東西,你身為涇陽縣令,手下的人居然勾結了六國餘孽你都不知道,你這個縣令是怎麼當的?”

錦衣衛離開之後,嬴政轉頭就斥責起了涇陽縣令。

這件事終究和他脫不開關係,畢竟嬴政是在他的地頭上出事的。

“拉下去,全部砍了吧!”

嬴政大手一揮,涇陽這個地方雖然不大,但隻要趙徹在這裡一天,嬴政就不能不對這裡重視起來。

“擺駕,回宮!”

解決了這裡的問題,嬴政也不想再多呆,讓李斯暫時接任了涇陽縣令的職位之後,他便帶著護衛離開了。

然而,嬴政雖然走了,但涇陽的風波卻還未平息。

錦衣衛出手果然果斷,短短的一天時間內,就在涇陽抓出了數十名內奸。

其中甚至包括莊子裡的人。

趙徹看到這一份份名單之後,心中有些黯然。

人心難測,就連趙徹都冇能控製住這些人心中的貪念。

自從他來了涇水亭之後,整個莊子上的人,生活都可以說是發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變化,黔首們再也不用擔心吃不飽穿不暖了。

可有些人,偏偏就不滿足於此,他們還想得到更多的好處,為此他們甚至不惜出賣自己的國家,勾結了六國餘孽。

而趙徹的信鴿培育之法,自然就是這些人傳出去的。

好在,信鴿這東西作用有限,趙徹真正的秘密,譬如冶鐵術、製鹽術和造紙術這些東西,一般的黔首自然是冇有可能瞭解到的。

另一邊,鹹陽城的風波,比起趙徹這邊要平靜了許多,但這都是表麵現象。

嬴政遇刺的訊息,被他自己給封鎖了,不準宣揚出去,以免引起什麼動盪。

但是嬴政剛一回來,就立馬下達了數道旨意,全國通緝六國餘孽,尤其是楚國項氏一族的人。

其次,還有劉邦、張良、陳勝吳廣等人的名字,全部在通緝令上。

無論是對於朝中的大臣,還是下麵的黔首來說,這些人的名字顯然都很陌生,從未聽說過,也不知道他們到底犯下了什麼滔天大罪,才能惹得嬴政生這麼大的氣。

不過這些事情,和一般的黔首來說關係並不大,他們頂多也就湊個熱鬨而已,抓人又輪不到他們動手。

相比這個,跟讓他們關心的,還是即將開始的春耕。

此刻的鹹陽宮中,公輸仇以及鄭國墨勝等人都被召進了宮裡。

“諸位愛卿,鹹陽的引水渠工作進度如何?”

“啟稟陛下,挖掘工作一切順利,有挖掘機的幫助,渭水附近的水渠已經施工完成,隨時可以投入使用當中。”

聽到嬴政的詢問,鄭國連忙上前報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