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75章

“乾得不錯,不過莫要鬆懈,水渠的挖掘進度不能落下,最遲半年的時間內,要將鹹陽的引水渠全部挖掘完成。”

嬴政隨口叮囑一句,鄭國連忙拱手稱是。

“寡人這次喊你們過來,除了詢問這春耕事宜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宣佈。”

“陛下請吩咐,臣等定當竭儘所能。”

“放心,是一件好事。”

嬴政笑了笑。

“趙卿,你派人去鹹陽城以及附近,尋找所有醫術比較高,名聲比較仁慈的醫師過來,寡人準備封他們為太醫。”

“喏!”

趙戍點頭,之前嬴政一怒之下殺了鹹陽宮所有太醫的事情,現在補充一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鄭國,寡人之前吩咐你的事情,讓你規劃出整個大秦所有的水渠施工,也需要儘快完成,可以先從鹹陽周邊開始,需要什麼人手直接彙報給寡人,寡人會給你安排的。”

看到鄭國也應承下來,嬴政這纔看向了公輸仇和墨勝。

趙徹之前說了,讓他找幾個人去跟趙徹學習造船的技術,現在擺在嬴政麵前最好的兩個選擇,自然是墨勝和公輸仇二選其一了。

至於為什麼不一起派去,自然是因為工部還需要有人掌管,這邊的事務繁多,顯然是不能隨便擅離職守的。

“公輸愛卿,墨勝,寡人打算派你們二人之中其中一人,去學習機關之術,你們誰想去?”

聽到這話,公輸仇和墨勝先是愣了一下。

他們兩個身為墨家和公輸家的掌門人,機關術在整個大秦都是最為頂尖的存在,還有誰配教導他們嗎?

不過很快二人就反應了過來,嬴政顯然是不可能說大話的,那就是真的要派他們去跟人學習。

兩人的腦海中,第一時間閃過的就是趙徹的名字。

“陛下,敢問您說的可是哪位?”

公輸仇已經迫不及待的問出了聲。

“不錯!”

嬴政點頭。

“陛下,我們兩個不能一起去嗎?”

公輸仇和墨勝異口同聲的問了起來。

畢竟二選其一的話,他們二人誰也不敢保證嬴政就會選擇自己。

“工部事務繁忙,你們兩個都去了,工部的事務難道要讓寡人親自處理嗎?”

“這。。。。。。”

聽到這話,公輸仇和墨勝對視了一眼,自然明白嬴政的意思。

“陛下,公輸先生身為工部大司空,工部的大小事務都是他親自掌管處理的,下臣以為工部離不開公輸先生啊。”

公輸仇還冇反應過來,墨勝的話已經說出口了。

“有道理!”

嬴政點點頭,公輸仇畢竟纔是工部的最高領導,更何況工部也是由他親手建立的,一切事務自然比較熟悉。

“陛下,墨勝先生這段時間將工部的事情也處理的很好,而且墨勝先生的機關術連下臣都自愧不如,現在工部幾個比較關鍵的建造工作,實在離不開他啊。”

公輸仇也不甘心放棄這次去趙徹哪裡進修的機會,畢竟以趙徹的機關術,光是拿出來的那些東西,就足夠他們研究好長時間了。

要是能得到趙徹的親自教導,機關術突飛猛進是必然的。

“公輸先生,您謙虛了,誰不知道公輸家的機關術是天下聞名的,而且您可比我早就接觸到了高人的那些機關,所以那幾個建造工作,您纔是關鍵。”

墨勝和公輸仇互相一副謙讓的樣子,實則卻是故意在給對方甩鍋。

嬴政也冇有製止他們,主要是他自己也不好決定,到底派誰過去比較好。

其實嬴政的內心,多少還是比較偏向公輸仇的,畢竟公輸家一直堅定的站在大秦這一邊,從信任度這方麵來說,自然是公輸家要更加值得信任。

但墨勝雖然是墨家的人,卻又獨立了出來,嬴政對其自然有所瞭解,隻是一心搞發明研究,可以說是個不折不扣的學術瘋子。

這樣的人反而更純粹,學習起機關術來也更加容易,而且真要把工部交到他手裡,嬴政也擔心他能不能扛得起這份責任。

“二位先生,你們這樣爭下去是爭不出來一個結果的,不如我提一個建議如何?”

一旁的趙戍有些看不過眼了,出言製止了二人的爭吵。

“好,那你說一個辦法!”

公輸仇和墨勝對視一眼,都選擇相信趙戍,畢竟從名義上來說,趙戍還算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呢。

工部和商部雖然看似獨立,但實則同氣連枝。

他們要搞發明研究,都得從趙戍那邊要錢。

“工部這邊肯定是需要人來掌控的,所以你們二人不可能同時離開,但兩位既然都想學習更高的機關術,不如就劃分一下,每個人去學習一個月,然後回來換另一個人過去,這樣你們學習到的機關術,也可以有一個月的時間用來實踐,二位覺得如何?”

聽到趙戍的建議,眾人頓時眼前一亮,就連嬴政都忍不住讚歎起來。

“好辦法,機關術這個東西,光是學習理論也冇什麼用,不如就學習一個月的理論,剩下的一個月來實踐穩固,再換另一個人去。”

看到嬴政都點頭了,公輸仇他們自然也同意。

“可是,這第一個月,誰先去呢?”

墨勝出言,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寡人看,這第一個月就讓墨勝先去吧,畢竟這個月就要麵臨春耕,工部的事情肯定不少,公輸愛卿就辛苦一下,這個月先安排一下各項事務。”

嬴政大手一揮,直接替兩人做了決定。

公輸仇也冇有意見,隻要能和趙徹學習到機關術,無非就是早一個月和晚一個月的區彆而已。

就算給墨勝一個月的時間,公輸仇也自認為不會比他差。

“那就這麼決定了,墨勝今日下去之後便準備一番,明日準備出發。”

嬴政下達了旨意,便示意眾人離開。

而就在這時,鄭國卻忽然站了出來。

“陛下,老臣也想去跟哪位學習一段時間。”

“你也要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