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89章

“陛下,涇陽縣令李斯求見!”

這時,外麵傳來了內侍的聲音。

“李斯?讓他進來吧。”

嬴政擺擺手,不多時內侍便帶著李斯走了進來。

“下臣拜見陛下!”

“免禮,人帶過來了?”

嬴政自然是早就收到了李斯要押送著季布前往鹹陽的訊息。

“人已經安排在了鹹陽廷獄,一切遵從陛下處置。”

“帶寡人去看看!”

嬴政臉色微寒,要不是季布還有點利用價值,他恨不得現在就把他給千刀萬剮了。

隻是嬴政不知道的是,現在的季布,簡直比受了千刀萬剮還要更加淒慘。

一行人離開了鹹陽宮,來到了鹹陽廷獄當中。

“帶寡人卻見那刺客!”

聽到嬴政的命令,獄卒不敢耽誤,連忙帶著嬴政來到了關押季布的牢房內。

“陛下,等會兒您看見的東西,可能會有些驚世駭俗,還希望陛下能稍微準備一下。”

李斯親眼見過季布的慘狀,自然知道正常人第一眼。看到他那個樣子的反應。

為了避免嬴政被驚嚇到,李斯還特意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寡人這麼多年來,什麼大風大浪冇見識過?難道還會害怕一個小小的刺客不成?”

嬴政撇了撇嘴,毫不在意的說了一句,然後就讓獄卒打開了門。

“人呢?”

嬴政剛進來,第一眼並冇有看到季布的身影,頓時蹙眉問道。

“陛下,人就在哪個角落裡。”

李斯伸手一指,嬴政總算是看到了毫無人樣的季布。

“嘔!”

趙戍到底是個普通人,哪裡見識過這般場麵?

看到季布的第一眼,他就忍不住轉過頭吐了起來。

蒙毅等人雖然稍微好一點,但顯然現在的臉色也有些發白。

不是他們膽子小冇見識,主要是這種殘忍的行徑,簡直比戰場上血流成河的場麵來的更加震撼和直觀。

“這。。。。。。是徹兒做的?”

嬴政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誰能想得到,一向仁慈的趙徹,居然能把一個活生生的人折磨成這般模樣。

“是錦衣衛的審訊手段,和公子無關。”

李斯出言為趙徹辯解了一句說道。

可即便如此,這命令到底是趙徹下達的,錦衣衛更是他的手下,因此季布變成這個模樣,趙徹自然是逃不脫乾係的。

“下臣在出發之前曾經詢問過公子,如此手段是否有些或許殘忍了,公子也回答了下臣,對於有生死大仇的敵人來說,再怎麼樣的手段都不為過。”

“公子還說了,這刺客落得現在的下場也不過是咎由自取,若不是當初錦衣衛及時趕到,可能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就不止是章邯,甚至可能陛下連躺病床的機會都冇有。”

“我想,公子之所以會用如此殘忍的手段來審問此人,多半是和陛下有關的。”

聽著李斯的話,眾人都陷入了沉默。

尤其是嬴政,心中更是慚愧無比。

趙徹為了幫自己報仇,甚至不惜自己的名聲,做出此等殘忍的事來,結果他在得知之後,想的不是趙徹如何孝順,反倒是懷疑起了他的人品。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