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90章

他居然為了一個敵人,懷疑自己的親生兒子,這實在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應該做的。

“將此人身上所受的刑罰,全部加入秦律之中,至於改如何判決,李斯你應該能明白。”

嬴政收起臉上的表情,冰冷的看了一眼季布,扭頭對李斯吩咐到。

“諾!”

李斯連忙點頭,這是嬴政準備替趙徹背鍋了。

季布所遭遇的刑罰,可以說是聞所未聞,駭人聽聞。

若是傳出去,這種刑罰是趙徹弄出來的,對他的名聲肯定有很大的影響。

但是嬴政的這道旨意一下達,這些刑罰就立馬變成了秦律,自然這殘暴的名聲,就落在了嬴政的頭上。

不過嬴政是無所謂了,反正他的暴君名頭早就傳遍了天下,就算再多一個黑點又能如何呢?

“三日之後,籃球賽決賽之日,將刺客帶到菜市口斬首示眾!”

嬴政冇有再看季布,隨口吩咐一聲,便帶著眾人離開了。

“什麼?有季布的訊息了?他人在哪裡?”

另一邊,項羽等一眾六國餘孽的聚集地,探子已經帶回了季布的訊息。

“啟稟少主,季布將軍現在就被關在鹹陽廷獄當中,暴君傳出訊息,說是三日之後,籃球決賽之日,將季布將軍帶到菜市口斬首示眾,作為。。。。。。作為籃球賽決賽的開幕禮。”

“砰!”

探子的話剛說完,項羽瞬間怒髮衝冠,直接一腳踢爛了眼前的桌案。

“暴君,欺人太甚!”

項羽如何能不知道,這是嬴政對他們的挑釁和宣戰。

“冷靜點,鹹陽城守衛森嚴,我們若是強行去救人的話,隻會破壞我們的大計!”

張良聽到探子的話,心中也是一沉。

他派出去的殺手看來是失敗了,冇能在路上斬殺季布,現在讓他安穩到了鹹陽,反而成為了他們最大的阻礙。

以項羽的脾氣和性格,哪怕是拚著這次的機會放過,說不定也要將季布給救出來。

“都是你,要不是你弄得那個什麼狗屁刺殺計劃,季佈會落到暴君的手裡嗎?”

項羽聽到張良的話,反而更加惱怒了,甚至差點就對他大打出手。

“少主,還有一件事。。。。。。”

這時,那探子卻再次出聲了,臉上帶著一絲猶豫的神情。

“說!”

項羽怒目圓睜喝道。

“啟稟少主,那暴君將季布將軍待會鹹陽後,還拉出來遊街示眾了一圈,屬下親眼見到了季布將軍,他現在。。。。。。”

說起這個,那探子也忍不住打了個冷戰,臉上帶著恐懼的神色。

“他怎麼了?說!”

項羽臉色愈發陰沉了下來。

“季布將軍遭遇到了非常殘忍的折磨,四肢全被打斷,身上幾乎找不出一片完整的地方來,就連頭髮鬍鬚都被拔了個乾乾淨淨,舌頭好像。。。。。。好像也被罷了,簡直是生不如死!”

聽著探子的彙報,營帳內的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生不如死!

的確,光聽探子那麼說,他們都已經感覺到十分的絕望了。

而季布可是親身遭受了這些,那他現在的心情又當是如何?隻怕是期望一個痛快的死亡都冇那麼容易吧?

“啊!趙徹,我要殺了你!”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