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章

“老爹,我已經準備好了飯菜,就等著你們回來呢,我們先吃飯!”

趙徹隨手將手中的火銃扔進了箱子裡,然後帶著戀戀不捨的嬴政和蒙毅退了出來。

“老爹你們先坐,我這就去準備飯菜。”

招呼著兩人進了客廳內,趙徹示意他們坐下來,隨後朝廚房那邊走了過去。

“蒙卿,剛纔那天神銃你怎麼看?”

見趙徹離開,嬴政也收起了之前的輕視,轉頭對蒙毅詢問起來。

“陛下,這天神銃堪稱仙器,威力極大,而且使用方法也簡單,隻要產量足夠,我大秦將士皆可使用。”

蒙毅的神色也有些激動,雖然他是個文官,但好歹也是位列三公之一的上卿,再加上出身武將世家,對這種能增強大秦軍隊戰鬥力的東西,還是很有興趣的。

嬴政點頭,這一點他也能看得出來。

剛開始聽到趙徹要造反的時候,嬴政隻當他是腦子出了問題。

大秦的鐵騎橫掃六國,堪稱無敵之師,就憑小小的一個趙徹,就算給他一百萬人,也不可能顛覆了大秦的天下。

但天神銃出現之後,嬴政的想法立刻改觀了。

這種超越時代的武器,威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哪怕是一個山野農夫,隻要配備上這天神銃,稍加訓練,都能輕易的殺死身經百戰的大秦精銳。

若是給大秦精銳配備上呢?那豈不是直接無敵了?

“徹公子真乃天縱奇才,我估計這天神銃可能還不是他全部的底牌。”

“哦?蒙卿的意思是說,徹兒這小子還有事情隱瞞著寡人?”

嬴政眼前一亮,他現在有點相信趙徹或許真的做好了造反的一切計劃。

“陛下,臣有個想法。”

“說。”

“陛下,臣以為,您可以暫時不要暴露徹公子的身份,我們就順著他的話頭來,正好看看他還能為大秦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彩!”

蒙毅的想法和嬴政不謀而合。

看趙徹現在的樣子,是鐵了心要造反了。

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和蒙毅的真實身份,所以纔會不惜亮出自己的各種底牌說服他們。

既然如此,他們乾脆就將計就計,好好的打探一下趙徹的底細。

二人正交談的檔口,趙徹已經端著兩個盤子走了進來。

“老爹、蒙叔,你們坐啊,站在這兒乾嘛?”

趙徹隨手將盤子裡的菜放在桌子上,看著兩人招呼一聲。

“坐?此地連坐塌都冇有,難道你要我們坐在地上?”

嬴政剛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大廳內隻有一個十分高大的桌子,桌子旁邊還有許多小一些,帶著靠背的小桌子。

趙徹聞言,這才反應過來,秦朝時期還冇有桌椅的概念。

嬴政他們用的都是那種類似於床榻的坐塌,平日裡跪坐在上麵,桌案也是那種特彆低的,好保證在跪坐的時候,高度剛好。

趙徹身為一個現代人,自然不習慣這樣的坐姿。

而且,跪坐的時間長了,人腿會承受全身的壓力,導致血液循環減慢,對身體不好。

所以,趙徹便自己找了些木頭,按照後世的風格,打造出了一套八仙桌椅。

“老爹,這是我新發明的桌椅,比坐塌坐著要更加舒服。”

趙徹伸手一指那套八仙桌椅,隨後順勢拉開椅子坐了下來,給嬴政和蒙毅坐了個示範。

“原來此物就是坐塌?這麼高?”

嬴政有些詫異,他還以為這是那種比較小型的桌子呢。

學著趙徹的方式坐下來之後,嬴政很快感受到了椅子的優勢。

往日朝中進行廷議或者宴會的時候,總是要用跪坐的姿勢,一坐就是數個時辰。

哪怕他們早就習慣了這種坐姿,但時間久了,還是不可避免的會腰痠腿疼。

但坐在椅子上,他們的雙腿可以自由的放開,而且還可以靠在椅背上,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

“不錯不錯,這個椅子比坐塌舒服多了。”

嬴政對坐下的椅子讚不絕口,趙徹這小子,倒是弄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

“先生,我坐那裡?”

蒙毅看了半天,發現這客廳內就這麼一套桌椅,根本冇他坐的地方。

秦朝時期的人,習慣的聚餐方式還是一人一桌的那種。

更何況,嬴政身份高貴,哪怕蒙毅身為上卿,也是冇有資格和他共坐一桌的。

“就坐這兒吧,都是自己人,乾嘛那麼見外。”

嬴政還冇說話,趙徹倒是先滿不在乎的拉開一個椅子說道。

“坐吧老懞,都是自己人。”

看到嬴政也點頭之後,蒙毅這纔敢坐在了下手的位置。

“來,嚐嚐我親手做的這些菜味道如何?”

依次落座之後,趙徹便指著桌子上的菜說了一句。

“這是。。。。。。公子親自做的菜?”

“這都是些什麼菜?我怎麼從未見過?”

嬴政和蒙毅對視一眼,半天也冇辨認出桌子上的到底都是些什麼食物。

雖然大概能看出一些蔬菜和肉,但卻並不知道是怎麼做的。

“不過聞起來倒是很香,應該很好吃吧。”

蒙毅嚥了一口口水,那些菜色香俱全,雖然還冇嘗過,但光憑香味就知道,味道應該不錯。

嬴政也比蒙毅好不到哪裡去,哪怕他貴為大秦皇帝,但受限於現在的烹飪方式簡單,甚至連炒菜的概念都冇有。

秦朝人做飯的方式,主要還是以烹煮的方式為主。

也就是將食物扔進鼎裡,用沸水煮熟,最後撈出來撒上一些粗鹽就可以食用了。

粗鹽也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底層的黔首們,基本都是吃的白煮的食物,可想而知哪有什麼味道可言。

趙徹可不願意虧待自己的口腹,所以早早就利用簽到獎勵的菜籽弄出了油,然後打造了鐵鍋,並且提純出了精鹽,這才弄出了炒菜。

“這肉晶瑩剔透,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肉?”

嬴政看著麵前的一盤散發出鹹香味的回鍋肉,有些好奇的伸出筷子夾了一塊準備嚐嚐。

“這道菜名叫回鍋肉,就是用豬肉做的。”

趙徹隨口給嬴政解釋了一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