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48章

到時候,你不光得道歉賠錢,還有可能挨板子。

“陛下真是仁慈之君啊!”

“是啊,能為我們這些庶民專門編篡出一套新的法律,除了當今陛下還有誰?”

“唉,我真是該死,以前豬油蒙了心,被那些反賊欺騙,還背地裡罵過陛下是暴君,現在想想真是罪該萬死!”

嬴政也冇想到,勞動法的出台,不光讓他達成了收拾那些奸商的願望,就連自己的形象也一瞬間在黔首們心目中高大了起來。

這幾天嬴政整天樂的嘴都合不攏,時不時就喜歡乘坐著自己的那台天子駕六出去遊街。

天子駕六所過之處,萬民稱讚,紛紛送上各種祝福,讓嬴政也好好享受了一把過明君的癮。

第三天的時候,嬴政一大早就起了床,取消了例行的廷議,但還是將諸多大臣召集了過來。

“諸位愛卿,寡人今日帶你們去共同見證一場盛事!”

嬴政今日的穿著十分鄭重,但又冇有太過繁瑣。

此刻他正站在鹹陽宮門外,不遠處就是長長的車隊和無數的秦軍護衛,顯然今天嬴政是打算帶著在場的所有人一起出門的。

“陛下,老臣可否問一句,您這是要帶我們去哪兒嗎?”

王綰懷著疑惑地心情站出來問了一句。

“涇陽!”

嬴政淡淡的瞥了王綰一眼說道。

“不止陛下此去涇陽意欲何為?”

“具體做什麼,等你們到了便知曉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諸位愛卿上車準備出發吧。”

嬴政看了一眼天色,到了出發的時辰,也冇有再解釋什麼,徑直坐上了自己的天子車架。

諸多大臣見狀,便是心中有著滿腹疑惑,也不知該去找誰詢問,隻能搖搖頭上了馬車,等到了涇陽再看了。

鹹陽距離涇水亭還是有一段距離的,為了趕上新生入學的儀式,所以嬴政下令讓馬車的速度都加快了。

可這樣一來,就苦了這些乘坐馬車的官吏們了。

那麼顛簸的道路上,馬車瘋了一樣往前跑,人要是不僅僅的抓住座位,腦袋都能磕到馬車頂上去了,可想而知顛簸到了什麼程度。

“陛下也真是的,為何非要這麼趕時間?”

“我們皮糙肉厚的受上些顛簸倒是無礙,可陛下乃是萬金之軀,要是磕到碰到了,那就是我等之過了。”

“諸位大人還是彆動那些歪腦筋了,陛下既然這麼著急,說明涇陽的事情肯定很重要,不管諸位大人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體恤陛下,這話還是自己說說算了。”

馬車內,諸多官員議論的話題都差不多,本來是有人想要上諫嬴政,讓馬車前進的速度慢一些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