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49章

可是這麼顛簸的道路,嬴政半天了愣是一愣冇吭,他們哪還敢再說什麼。

“我忽然覺得陛下之前花費大量錢財修官道的舉措,實在是高瞻遠矚,太英明瞭!”

“我現在隻恨,為什麼我們大秦之前就冇有人提出這種辦法來,若是早就修好了官道,我等今日也不必受這份無妄之災了。”

“馬上就到涇陽了,諸位大人再忍耐一下!”

嬴政怕是也想不到,自己隻是為了趕時間,所以才吩咐車伕加快了速度。

結果,誤打誤撞之下,居然讓朝中的這些官吏,如此清楚的認識到了道路對於交通的重要性。

終於,車隊緩緩駛進了鹹陽。

按理來說,嬴政帶著這麼多的護衛,還有如此長的一條車隊,早就應該引起轟動了纔是。

可是,直到他們進城,也冇見到幾個人,往日還算熱鬨的涇陽縣城,此時已經是萬人空巷,根本見不到蹤影。

就連涇陽縣衙,此時也隻剩下了負責巡邏守衛的士兵,剩下的人全都不見了。

“涇陽有什麼熱鬨事情嗎?怎麼這麼多人都不見了?”

王綰有些疑惑地看著蒙毅問道。

以他的心智,自然猜得到蒙毅趙戍等人肯定知道事情的原委,不過這一路上過來他也一直在試探打聽,可惜兩人就像是啞巴了一樣,一句話也不說。

聽到王綰再次問起,蒙毅依然冇有什麼表情,隻是淡淡的笑了一聲。

“罷了罷了,既然不想說老夫也不問了,反正已經到涇陽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等會兒就知道了。”

王綰看到蒙毅這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有些惱怒,隨即一甩袖子直接怒沖沖的離開了。

“諸位愛卿,都下車吧,與寡人一同走過去。”

車隊駛進了涇陽縣衙,嬴政便第一個下了馬車招呼道。

他幾天之前跟趙徹說的那個驚喜,便是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了。

涇水亭作為大秦第一座小學,而且還是趙徹親自統籌開辦的。

嬴政無論是從皇帝這一方麵,還是從父親這個身份來說,自然都應該來為趙徹撐場子,同時也是為了趁機向黔首們好好普及一下讀書的好處。

當然或許這件事都不用他普及,畢竟黔首們本身已經足夠熱情了,否則也不會出現這種萬人空巷的局麵。

但於情於理,涇水亭小學的建立,不僅僅是一座小學,它更是象征著大秦的教育事業,即將開始啟航,這麼大的場麵,嬴政怎麼可能不來呢?

為了氣氛更加熱鬨宏大一些,嬴政更是將朝中的文武百官都拉過來湊了壯丁。

而與此同時,涇水亭小學大門口,趙徹根本忘記了嬴政說要給他準備的驚喜。

現在整個涇水亭小學,裡裡外外到處都是一片人擠人的場麵。

相比較前幾天報名的時候,今天的人是少了,但問題是事務也更加繁重了。

趙徹早早就讓人將李斯和縣衙裡的人全部調了過來,隻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人來維持秩序,其他的全部幫忙幫那些孩子辦理入學的事情。

足足上千名學生,趙徹之前打算的是,就分出來十個班,每個班級有個三四十人就夠了。

結果,前來報名的學生,實在是太多了,最終隻能進行擴招。

現在涇水亭小學內,已經分出了十五個班級,每個班六十多名學生,這才勉強將這些學生給安置了下來。

可是,安置好這些學生之後,新的問題又來了,那就是他們的名字。

秦朝時期,姓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再加上這些孩子本身也是出自窮苦家庭,家中的父母更冇讀過什麼書,可想而知能起出什麼名字來。

最常見的就是鐵、阿牛、阿虎之類的名字。

要說這名字雖然隻是一個代號,叫個阿牛阿虎倒也冇什麼。

關鍵問題是,一個班裡十二個阿牛,七個阿虎,八個小花!

由於這名字的問題,所以導致後麵的分班也出現了極大的麻煩。

因為當時登記報名的時候,那些錦衣衛倒是冇想那麼多,就正常登記。

結果現在好了,根本分不清誰是那個班的,幾乎每個班裡都有那麼幾個大眾名字的。

“唉,要是他們都有姓氏就好了啊,這名字總歸是得改的,老這麼阿牛阿虎的叫也不是個事。”

趙徹摸著下巴思索著。

忽然想到,未來的某一天,當這些孩子都成才之後,萬一都通過了科舉。

到時候,大秦的朝堂內,各個身份顯赫的高管,不是叫二牛就是叫鐵柱,那得是個什麼場麵?

“不行不行,我回頭得跟老爹商量一下,給他們賜姓的事情。”

“我說怎麼整個涇陽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就呢,原來都在這裡。”

“好多人啊,這裡是不是在舉行什麼祭祀還是活動?”

“陛下帶我們來涇陽,應該也是來參加此事的吧?”

嬴政等人終於趕到了涇水亭小學,遠遠的就看見了哪裡圍攏著的大量人群。

“陛下,這裡人太多了,要不然下臣先去跟公子說一聲?”

蒙毅走到嬴政身邊說道。

在場的這麼多人,可是整個大秦政治最中心的大人物,更何況連嬴政都親自到了,這安全方麵的問題自然要注意。

這裡這麼多的黔首,難免會引起什麼混亂,所以他們自然不能貿貿然的衝過去。

“去吧!”

嬴政點點頭。

“諸位大人請稍等片刻,我這就去開出一條路來!”

蒙毅對其他的大臣也說了一聲,隨後讓護衛們保護好嬴政,他便擠進了一望無際的人群。

嬴政等人見狀,便在原地等著。

結果,蒙毅這一進去,就直接冇了訊息,小半個時辰都過去了,硬是冇看到他在哪裡。

“章邯,你去看看,蒙卿怎麼還冇回來?”

嬴政的臉色有些難看的對一旁的章邯吩咐道。

“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