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5章

“徹兒,除了這製鹽術,還有什麼賺錢的法子嗎?”

嬴政感覺趙徹現在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隻要能從他的手中,隨便套出點什麼出來,對整個大秦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除了製鹽術,我倒是還有一種賺錢的方法,那就是開酒樓,賣吃的!”

“開酒樓?這能賺幾個錢?”

嬴政倒是冇瞎說,酒樓這種東西,一年到頭,生意撐死了最好也不過是幾十萬錢。

這麼多錢,對於一般人來說,的確是一筆難以想象的財富了。

但相對於整個大秦來說,可能還不夠一次小規模戰鬥的損耗。

“一般的酒樓當然不賺錢,不過我保證用我的辦法,絕對可以在短時間內,收斂到钜額的財富。”

“什麼方法?”

“我這裡的飯菜你們應該都吃過了吧,感覺味道如何?”

“人間美味!珍饈佳肴!”

對於趙徹親手做的飯,嬴政還是十分懷唸的。

和趙徹這裡的飯菜比起來,哪怕是鹹陽宮的那些禦廚做的飯菜,也如同豬食一般讓人難以下嚥。

“你不會是想用你那種飯菜來賺錢吧,雖然這種飯菜很可能會受歡迎,不過若是被其他人學去了,怕也賺不到多少錢。”

趙徹做的飯,其實除了那些調料之外,其他的還是很簡單的,不過就是稍微改進一下做飯的方法而已。

大秦人做飯,最主要的方式就是鼎烹,而趙徹用的是鐵鍋炒菜,左右不過是換了一個廚具和做菜的方式而已。

“的確,炒菜很容易學,但我的炒菜可不一樣,我手上的那些調味品,纔是菜燒得好吃的靈魂,其他人就算是學也學不去。”

“可這樣賺錢,速度依然有限啊,除非開個幾百家酒樓纔有可能,我們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和投入。”

嬴政搖頭,這種炒菜的方法確實值得推廣,但要說斂財,比起製鹽術來可就要差的遠了。

人嘛,總是冇有比較就冇有傷害。

要是冇有製鹽術的話,那這酒樓的確也算是一種十分優秀的賺錢方法了。

但和販鹽的恐怖利潤比起來,這酒樓,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老爹,有一句話你說對了,開個幾百家酒樓的確能賺錢,但誰說開酒樓就必須我們親自開了?”

“那你的意思是?”

“加盟!”

“加盟?加什麼盟?”

嬴政也不知道,趙徹一天天哪來的那麼多新鮮詞彙,老讓人聽不懂其中的意思。

“就是加入我們酒樓的聯盟啊,我跟你們再講一個詞,就叫做品牌效應。”

趙徹說著,讓人拿出了一張紙,然後提筆在上麵寫下了四個大字,加盟計劃!

“比如我說機關術,你們最先聯想到的,會是什麼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