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60章

嬴政聞言頓時激動起來。

這兩種東西可都是戰略性物資啊,而且能從趙徹口中說出來的,肯定也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

“你快說說,這糧食和藥物都分彆是什麼東西?”

趙徹倒也冇有賣關子,直接告訴了嬴政。

“糧食是雜交水稻,而藥物則是金瘡藥!”

“雜交水稻?金瘡藥?”

嬴政聽到這兩個陌生的詞彙顯然有些疑惑。

“這雜交水稻,其實就是南越那邊的主要農作物,水稻進行培育改良而成的,產量極高,甚至比紅薯土豆還要更加厲害!”

“而金瘡藥,就是之前老爹你遇刺的時候,雨化田給章邯用來止血的那種藥物,放在戰場上,對士兵們的外傷有極大的治療效果。”

“你說的都是真的?”

嬴政聽完,瞬間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尤其是那雜交水稻,更是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畢竟,在嬴政他們的眼裡,土豆和紅薯,已經是堪稱神物一樣的農作物了。

畝產數千斤甚至上萬斤這是什麼概念,但現在趙徹卻說,這雜交水稻要比土豆和紅薯更加厲害,這一定是傳說中的仙糧才能做得到的吧?

“自然是真的,隻不過這雜交水稻,並不適合我們大西北這邊的氣候來種植,而且那金瘡藥的配方藥物,也主要在南越那邊。”

趙徹說完之後,嬴政這才明白了過來。

之前趙徹就說要大力開發南越之地,看來這雜交水稻和金瘡藥就是開發那邊的第一步了。

金瘡藥倒是還好說,但這雜交水稻若是真有那麼厲害的話,那南越那邊日後就將會成為大秦的糧倉。

“徹兒,那雜交水稻畝產能有多少?”

想了想,嬴政還是決定先和趙徹確定一下,這樣回去之後,也好說服朝中的官員不是?

“老爹,雜交水稻的最高畝產,差不多能在四千斤以上,而且南方氣候溫暖,一年最多可以種植三季。”

趙徹按照秦朝的計量單位換算了一下,給出了一個差不多的數字。

“才四千斤?”

嬴政愣了一下,土豆的畝產都一萬斤以上了,紅薯差一點也六千多斤了。

這雜交水稻,光看產量的話,似乎和這兩總農作物比起來差的遠了。

那趙徹為什麼要說,這雜交水稻,比土豆和紅薯要更加厲害呢?

懷著這樣的疑惑,嬴政也將這個問題問了出來。

“老爹,土豆和紅薯雖然產量高,但我之前就已經說過了,這兩種農作物,並不能當做主要的糧食來源,但雜交水稻可不一樣,這纔是正兒八經的主食。”

“你的意思是,這雜交水稻和麥黍一樣,是真正的糧食嗎?”

“不錯,南越那邊的主要糧食就是這種水稻,老爹你應該也聽說過,隻不過他們的水稻畝產量很低而已。”

“原來如此!”

嬴政點點頭。

土豆和紅薯的產量確實高,也可以拿來當做充饑的糧食。

但正如趙徹所說,土豆和紅薯並不是正兒八經的糧食。

黔首們受了災,或者吃不起飯的時候,用紅薯和土豆來代替還行。

但這東西終究代替不了麥黍的地位,所以哪怕今年嬴政大麵積推廣紅薯和土豆,但大秦最重要的農作物依然還是麥黍。

可麥黍的產量就不必多說了,要是高的話,大秦的黔首們也就不用年年捱餓了。

如果用雜交水稻的產量來和麥黍作對比的話,那真的是無愧仙糧之名了。

“這雜交水稻,如果在南越之地推廣開來,需要多久的時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