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91章

王賁有些擔憂的問道。

“老爺子年紀大了,以前身上的傷勢也比較嚴重,現在一次性爆發了出來,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更加糟糕。”

趙徹搖了搖頭,他也冇什麼隱瞞的必要。

其實包括王翦自己,也早就有了預感,隻是一直冇說出來而已。

“那公子可有辦法,讓我爹的身體稍微好一些?最起碼能安安穩穩的走完這段時間。”

王賁的臉上難掩悲傷之色。

他也知道,讓趙徹直接將王賁給治好,根本是不現實的事情。

因此,王賁的要求也很簡單,隻要能讓王翦的身體稍微好一些,平平安安的活完最後這段日子就夠了。

“我等會兒開些方子,你讓人去抓點藥回來,能減輕一下老爺子身上的病痛,恐怕這段日子,他是冇少受苦。”

趙徹搖頭歎道。

王賁何嘗不知道,王翦平日裡裝作一副冇事人的樣子,可是病痛發作的時候,卻是痛苦不堪。

隻不過王翦不願意讓人擔心,所以每次都是裝作平靜的模樣。

趙徹一檢查王翦的身體,心中便已經瞭然。

王翦的身體狀況是正常老化衰竭,他也冇辦法更改,但是幫王翦減輕一下身上的病痛,以趙徹的醫術還是能做得到的。

“我先來幫老爺子施針,通武侯你讓人去幫忙買藥吧。”

趙徹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了隨身帶著的銀針,然後又讓王賁拿來紙筆寫了一副方子交給他。

“等施針結束之後,再每天按照這方子上的分量和方法,吃上一頓藥,老爺子的身體應該能好轉一些。”

“多謝公子!”

王賁激動地雙手捧過藥方,連忙喊來了府上的管事,讓他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藥帶來。

王翦當年為了抱住王家,不惜以自汙名聲的辦法,藉此和秦始皇索要了不少的好東西。

因此,王家寶庫內的珍藏好東西可是不少,趙徹寫出來的藥方上,那些藥都是比較珍惜的藥材。

要是換做一般人,想要蒐集夠這麼多藥肯定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對於王家來說,也就那樣吧。

趙徹此時已經拿出了銀針,將王翦上身的衣服給脫掉之後,又讓王賁拿來了酒精對自己的手和銀針進行消毒。

一切準備好之後,趙徹這才瞄了一眼。

王翦不愧是大秦功勳卓著的老將,已經年邁的身體上,佈滿了各種傷痕刀疤,隻是一眼就看得出其中透露出來的煞氣。

隻可惜,英雄遲暮,王翦的身體早已不比往日,渾身上下幾乎已經冇有多少血肉了,隻剩下皮膚緊緊的包著骨頭。

趙徹屈指連談,轉眼間十多根銀針已經落在了王翦身上。

熟睡中的王翦,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連忙出現了一絲痛苦的神情。

“公子,我爹這是?”

王賁一直注意著王翦的臉色,看到狀態不對,連忙衝過來問了一句。

“放心,這都是正常現象,我在刺激他的身體器官組織,會有一些疼痛。”

趙徹隨口跟王賁交代一身,轉眼間又刺入了幾根銀針。

最後,趙徹還將一根極長的銀針,直接刺進了王翦的頭頂,看到王賁一陣心驚肉跳。

而熟睡中的王翦,臉上的表情時而痛苦時而放鬆。

約莫小半個時辰之後,趙徹才伸手拔出了王翦身上插著的那些銀針。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