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章

“豬肉?”

聽到趙徹的介紹,嬴政的手微微一抖。

豬肉是嬴政一統天下之前,楚國那邊人的叫法。

自從楚國被滅之後,嬴政廢除了原本六國的文字和語言。

因此,現在的人,更習慣將豬稱呼為豕(shi)。

趙徹從小就在秦國長大,按道理來說,應該冇有和楚國的人那邊有什麼接觸纔對。

但他居然會下意識的將豕稱呼為豬,這就讓嬴政心中起了一絲懷疑。

“莫非是那些六國餘孽?”

嬴政下意識的思考起來,懷疑趙徹是不是被那些六國餘孽給洗腦了,所以才整天吵著要造反。

“快吃啊老爹,這些飯菜本來就是熱過的,一會兒涼了就更不好吃了。”

趙徹看到嬴政夾著一塊豬肉遲遲不動嘴,出聲提醒了一句。

“好,那我就嚐嚐徹兒的手藝。”

嬴政將筷子放進了嘴裡,舌頭觸碰到那塊乾脆鹹香的回鍋肉,立刻眼睛一亮。

“這種味道。。。。。。”

回鍋肉本來就以鹹香香辣出名,而秦朝的食物又特彆寡淡無味。

嬴政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食物可以有這麼多種的滋味,一時間竟有些詞窮,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嬴政回味了幾遍之後,又將筷子伸向了下一道菜。

“這又是何物?”

嬴政看著那一盤切成絲的酸辣土豆絲,這種食物他可從未見過。

“這是土豆,一種糧食,而且產量十分高。”

“有多高?”

嬴政隨口問了一句,順手將夾了一筷子放進嘴裡。

“畝產大概四五十石吧。”

趙徹隻能給出一個大概的數據,畢竟土豆的生命力雖然頑強,但產量也和環境種子等各種因素有關,這算是一個比較中肯的數據了。

“噗,咳咳咳!”

嬴政的土豆絲剛放進嘴裡,就感受到了一股辣意,讓他這個從未嘗過辣是什麼滋味的人有些難以忍受。

再聽到趙徹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土豆畝產四五十石的訊息,一下子就被嗆到了。

“徹兒,你剛纔說這土豆畝產幾何?”

“四五十石啊,很多嗎?”

“很多。。。。。。嗎?”

看到趙徹那輕描淡寫的神色,蒙毅都忍不住咬牙,恨不得給這小子一棍子。

畝產四五十石是個什麼概念,就這麼說吧。

大秦水土最為肥沃的地方,假設風調雨順大豐收的話,所種植的麥黍大概也就畝產兩石。

而這土豆,產量直接翻了二十多倍,這簡直是要上天了啊。

“徹兒,你跟為父說,這土豆可能作為主食?”

嬴政此時已經激動的雙手都在顫抖,一把捏住了趙徹的肩膀追問起來。

“老爹,你冷靜一下,這土豆當然能作為主食了,隻不過不能多吃,不然會營養不良的。”

“而且,這土豆的做法也有很多,除了炒菜之外,還能做成土豆餅,粉條,或者直接蒸熟了也能吃。”

“這下老爹知道我的底氣了吧,隻要我們手握土豆,就不怕招不到兵馬,隻需要八十。。。。。。不,五十萬人,我們就能輕易的橫掃整個大秦。”

嬴政已經有些相信趙徹的話了,如果他所說的一切都為真的話,那確實有顛覆大秦的能力。

況且現在嬴政也有了懷疑的目標,那這件事就不得不重視起來了。

“徹兒啊,雖然你現在武器和糧食都有了,但造反的事情,畢竟事關重大,暫時最好還是不要有這樣的心思了。”

嬴政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決定先安撫住趙徹,然後回頭派人來調查一下,到底是不是六國餘孽在暗中作祟。

“老爹,造反這種事情,當然要提前做準備了,距離秦始皇暴斃,現在也就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了,我們在這之前可要招攬五十萬大軍,還要提前訓練,時間緊任務重啊。”

趙徹見到嬴政有些鬆口的跡象,連忙趁熱打鐵說了起來。

“行,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幫你一把,我手下本來就有一批高手,都是可以絕對信任的人,回頭我就讓他們過來找你。”

嬴政本來是想拖延的,但轉念一想,不如將計就計。

既然趙徹想要造反,那自己就遂了他的心意。

隻不過,他給趙徹找來的人,可不是那些心懷不軌的人,而是對自己完全忠心的大秦精銳。

這樣做,一來剛好堵住了趙徹的嘴巴,二來也可以趁機將自己的人安插過來。

現在嬴政已經不打算在加冠之後就把趙徹接回宮裡了,因為不知道他身上還有多少底牌。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暗中散播謠言攛掇趙徹造反的人,纔是嬴政最想殺的人。

“老爹想開了就好,放心吧,好歹我也是你親兒子,難道我還能坑你不成?”

趙徹見到嬴政答應下來,還直接給自己招攬了一批絕對忠心的高手,說話的語氣也輕鬆了許多。

而一旁的兩人,聽到這話,也隻能無奈苦笑。

兒子都想顛覆老子的江山了,張口閉口就說老子明年就得暴斃,這還不算坑爹的話,那這世界上都是大孝子了。

“行了吃飯吃飯,吃完飯給你加冠。”

嬴政實在不想再談論造反的事情了,連忙轉移了話題。

有一說一,趙徹的廚藝還是很不錯的,尤其是炒菜這種新奇的烹飪方式,嬴政和蒙毅也是第一次嘗試。

那利用土豆做出的土豆餅還有粉條,嬴政也都親自嘗試過了。

吃完之後,嬴政也相信了趙徹的話,土豆真的能作為主食使用,而且還十分頂餓。

至於說長期吃土豆冇有影響的話,這根本不算什麼。

大秦的黔首們過得是什麼樣的苦日子,餓的時候甚至草根樹皮都冇得吃。

能吃一頓飽飯,對大部分的黔首們來說,都算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了,至於說營養,那根本不是他們考慮的事情。

“飽了,這炒菜的味道是我吃過最好的,就算是鹹陽宮的那些禦廚,和徹兒你做的飯比起來,也是遠遠不如。”

趙徹做的飯菜實在是太好吃了,嬴政一不小心就吃多了,肚子都鼓的圓滾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