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2章

包括蒙毅和章邯,對他也是發自內心的欽佩。

但問題還是出在儲君之位上,嬴政遲遲未立儲君,不過想來以扶蘇的優秀,這儲君之位應該是妥妥的落到他身上了。

蒙氏兄弟可以說是扶蘇身後最大的支援者了,一旦扶蘇上位,他們蒙氏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

章邯更不用說,他可是扶蘇的女婿啊,怎麼會不支援自己的老丈人。

關鍵現在冒出來一個這麼妖孽的趙徹,聽王翦的意思,好像還很親近他,這對扶蘇來說可不算是什麼好訊息。

王翦因為早早隱退,再加上一門雙徹候的威望,王家的威望,在整個大秦都是屈指可數的。

若是他真的支援趙徹爭奪儲君之位,那事情的變故可就太大了。

想到這裡,兩人偷偷將目光看向了嬴政,見他臉色如常後,纔算是鬆了口氣。

“對了老爹,有一件事我差點忘了跟你說。”

趙徹倒是冇在意蒙毅他們的小動作,而是自顧自的和嬴政交談著。

“什麼事?你儘管說。”

“是關於精鹽的,我希望你製造出來精鹽之後,不要把價格賣得太貴,精鹽這種東西,本來利潤就已經很高了,賣得太貴反而讓黔首們吃不起。”

“況且,正如你之前說的那樣,私鹽本來就是觸犯秦律的勾當,若是賣得太貴,萬一被眼紅的人給舉報了,我們可就容易暴露了。”

“若是我們想要反秦,大秦的兩千萬黔首,對我們來說就是十分重要的後備力量,能用精鹽來收攏一波人心,對我們來說,自然是最好的結果了。”

“就這事?”

嬴政聽到趙徹的要求倒是忍不住詫異了,蒙毅等人也是頻頻側目。

趙徹手中的精鹽,比起現在大秦市麵上流通的官鹽,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個檔次。

若是換成其他的商人,肯定恨不得將這精鹽賣出個天價來。

但趙徹居然反其道而行之,還特意囑咐嬴政把精鹽的價格壓下來。

除了他自己說的那些原因之外,怕是也有一部分同情黔首的原因在裡麵。

“我答應了,精鹽的價格,絕對不會比現在的官鹽高,甚至我還可以再降低一些。”

嬴政大手一揮,趙徹獻出來的製鹽術本就十分先進,不僅質量更高,在成本這方麵,也比以前要降低了許多。

嬴政也不是真的去販私鹽,精鹽肯定要掌握在朝廷手裡的,自然不會做出那些商人的勾當來。

“想不到公子心胸如此寬廣,竟有如此胸懷天下之誌,老夫佩服!”

趙徹的一番話,又讓王翦有些觸動,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就連嬴政此時看著趙徹的眼神都是微變,滿意中甚至還隱隱帶著一絲激動。

這一點,趙徹倒是和他的大兒子扶蘇有些相像,兩人都可以說懷著一顆仁慈的心。

隻不過,趙徹的仁慈是帶著鋒芒的,對自己人,他展現出來的便是仁義的一麵。

但是對外人,趙徹所展現出來的,卻是鋒芒畢露的那一麵。

內聖外王!

嬴政想到了一個十分適合用來形容趙徹的詞語,即便從小冇有經受過其他公子那樣全麵性的培養,但是趙徹的身上,還是展現出了一股子屬於帝王纔有的氣質和先天條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