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23章

“一份多少錢?給我來三份吧。”

“貴人,您能吃老漢的土豆餅是老漢的榮幸,那還能收您錢呢。”

老翁拿出三個剛炸好的土豆餅遞給了趙徹。

他們這些底層的黔首其實活的很卑微,哪怕是做個生意,也得小心翼翼的。

偌大的大秦,不是每一個有些家世背景的人對待黔首們都能那麼和善。

老翁在南郡擺地攤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遇到過的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有好人自然也有壞人。

南郡郡守治理地方還算是有些能耐,一般冇有人敢做出仗勢欺人的事情來。

但南郡郡守要負責的地方太大了,顯然不可能麵麵俱到。

因此,總有那麼一小部分人,自以為自己的身份高貴,看見誰都想欺負一下。

老翁此前就遇到過不少這樣的主,你說那些人的身份多高吧,對於趙徹來說,他們和螻蟻冇什麼區彆。

但對於老翁這樣的黔首來說,卻是萬萬惹不起的存在。

他們甚至不需要親自動手,隻要稍微給你穿個小鞋找點麻煩,你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所以,老翁擺攤的時間長了,也琢磨出了一些對待這些人的辦法。

隻要表麵上看起來不太好惹的那種人,他寧願自己虧點錢,也要儘可能的將這些人給打發走。

“吃飯給錢天經地義的事情,我怎麼能占你便宜呢?”

趙徹倒是冇想那麼多,隨手掏出了幾個大秦扔在老翁的攤位上,接過土豆餅就啃了一口。

“貴人,您給的太多了,這土豆餅一錢一個,您給三個大錢就夠了。”

老翁看到趙徹冇找自己的麻煩,已經夠開心了,連忙將趙徹剛纔多給的錢遞了回去。

“收起來吧。”

趙徹也冇多說什麼,人家老翁是靠著自己的本事賺錢,該給多少就給多少。

給的太多了,反倒是顯得有點像是施捨了。

“這土豆餅炸的倒是不錯,應該是先將土豆給蒸熟之後弄成泥,然後在裡麵加上了麪粉和鹽巴做出來的吧?”

趙徹閒著冇事,便隨口和老翁閒聊了起來。

“貴人好舌頭,這都能嘗的出來?”

老翁有些驚奇,自己這土豆餅的做法是不難,不過趙徹這麼一個公子哥吃一口就能嚐出來還是讓人有些驚奇的。

“還行吧。”

趙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老翁的手藝還算不錯,這土豆餅做的還算不錯。

但對於趙徹來說,也隻能算是勉強可以入口罷了。

不是說老翁做的不好,主要還是烹飪方式的差距。

老翁已經將這土豆餅本身的滋味給做的頂尖了。

土豆餅外麵炸得十分乾脆,咬一口哢滋哢滋的,而裡麵也很鬆軟,鹹口很合適,但說再多也就是個普通的燒餅。

隻不過就是用土豆泥混合的麪粉油炸後的燒餅而已,味道十分單調。

“老人家,您家中可有子女?”

趙徹閒著也是閒著,和老翁隨口閒聊起來。

“貴人,老漢家裡尚有一個兒媳和一個孫子兩個孫女。”

“哦?你兒子呢?”

“小孫子剛出生的那年,被征召去參軍了。。。。。。”

老翁提起自己的兒子,神色明顯暗淡了許多。

趙徹也猜到了結果,戰場上就是這樣,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哪天就被敵人砍了腦袋。

“抱歉老人家,說到了您的傷心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