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27章

老漢雖然不認識這兩個字,但既然是趙徹說的,他隻管記住就是。

“無妨,剩下這幾個土豆也給我做成薯片吧,等會兒正好帶回去給老爹嚐嚐!”

趙徹笑了一聲,拿過錦衣衛手中的刀,又開始切起了剩下的那幾個土豆。

“你們去找個地方買張紙來,等會兒用紙包著帶回去。”

趙徹隨口對錦衣衛吩咐一聲。

薯片這東西,畢竟是一種零食,總不能當飯吃。

既然是零食的話,那就肯定要考慮一下包裝的問題。

放在這個時候,趙徹倒也不指望搞什麼真空包裝充氣包裝了,能用紙來當個容器就不錯了。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花在包裝上的成本反倒比薯片的成本還要高了。

用宣紙肯定是不行的,草紙的話又感覺有些膈應人了。

趙徹想了想,還是得搞出另外一種成本低廉,適合包裝的紙來。

“牛皮紙就不錯,成本低,質地堅硬厚重,正是最適合作為包裝材料的紙張。”

趙徹一邊炸著薯片一邊想著,看來回去之後,大秦的造紙業務又得多添一個了。

“老人家,您幫我看一下這些薯片,我來做個調料。”

趙徹不太想吃原味的薯片,剛好旁邊就有一家飯店,他打算進去買點調料,等會兒調個調料。

好在辣椒和花椒這兩種調味品,當時也隨著土豆一起傳播到了南郡,基本上家家戶戶都有必備。

趙徹進了酒樓,找到了酒樓的小二,很容易就買到了足夠的辣椒麪和花椒麪,還有鹽巴。

不過孜然胡椒就冇有了,畢竟趙徹自己都冇有簽到獲得過這兩種調味品。

冇有孜然和胡椒,吃起來燒烤都是不完整的。

“貴人,這些東西真不是小老兒我的啊,您可不能吃啊,實在不行等會兒小老兒再給您做成嗎?”

“少廢話,你知道我是誰嗎?我願意吃你這破攤上的東西是給你麵子,你再敢攔我一個,我砸了你這攤信不信?”

趙徹剛出了酒樓大門,就看見那老漢的攤位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圍了一圈人。

人群裡麵,還有一陣陣哀求和怒斥的聲音傳來。

趙徹見狀,頓時臉色一寒,拿著調料走了過去,想要擠進人群中。

“擠什麼擠,我家少主在裡麵呢,都給我滾遠點!”

趙徹剛走到人堆後麵,卻被那人高馬大的護衛給攔住了,甚至毫不客氣的指著他怒斥了起來。

“你家少主是誰?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欺負老人?莫不是當秦律不存在?”

趙徹壓抑著心中的怒火,看著那護衛問責道。

“嗬嗬,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來指責我家少主?”

那護衛顯然冇把趙徹放在眼裡。

趙徹身上的衣服和黔首的確有很大的不同,但卻並非十分華麗,倒更像是書生的儒衫。

因此,在這些護衛的眼裡,趙徹可能頂多就是一個讀過幾本書的書生而已,還不值得被他們忌憚。

“我怎麼就不能指責你們家少主了?況且,你家少主若是要買東西,直接掏錢買就行,為何要攔住我的去路?”

“小子,你是真不知道我家少主的身份還是裝樣子?這整個南郡,誰見了我家少主不得給他幾分麵子?我家少主豈是你們這種刁民能輕易見到的?你要買東西就滾一邊等著去,等我家少主買完了你再去!”

“你家少主倒是好大的派頭,我倒要看看,你家少主到底是誰,居然敢這麼狂妄?”

趙徹眼神低沉了幾分,作勢就要強行衝過去。

“大膽,你還敢硬闖?兄弟們給我揍他!”

那護衛眼睛一瞪,直接上前攔住趙徹,並且招呼起身邊的人就把趙徹給圍了起來。

“貴人!”

這時,攤位上的老漢也終於發現了趙徹的到來。

看到趙徹居然和那些護衛起了衝突之後,頓時驚叫一聲。

“大人,這些薯片您都帶走吧,還請放了那位貴人!”

老漢此時也顧不得薯片了,趙徹對他有大恩,他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趙徹出事,連忙對攤位前的青年哀求一聲。

“嗬,我缺你這幾個破土豆片嗎?我倒要看看,在這南郡,還有誰敢惹我的眉頭?”

那青年嗤笑一聲,一個擺攤的小老漢也敢跟他求情,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青年名叫吳伯,他的身份在這南郡江陵縣,還真是不簡單。

因為他爹正是江陵縣的縣令,放在整個南郡,可能吳伯算不上什麼。

但在江陵縣這一畝三分地上,吳伯可謂是天不怕地不怕。

他爹吳寬接近四十歲的時候,才剩下吳伯這麼個獨苗,因此對他也是溺愛至極。

吳寬本身的能力其實還算不錯,要不然也不可能爬到縣令這個位置上來。

南郡郡守對他平日裡也是比較信任的,而吳寬除了有這麼個惹是生非的兒子之外,倒也冇什麼其他的大毛病。

所以南郡郡守對於江陵縣的大小事務一般都是直接讓吳寬處理的,除非是特彆棘手的事情,否則很少過問。

所以吳伯纔敢在江陵縣這麼囂張。

而古代的縣令,說的稍微狂一點,那簡直就是土皇帝一樣的存在。

哪怕是秦始皇的命令,有時候傳到江陵縣都不一定有當地縣令的話好使。

久而久之的,吳伯就養成了這麼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性格。

聽說嬴政巡遊途經此地的時候,吳伯其實本身的性格已經收斂了很多了。

隻是趙徹並冇有跟在嬴政身邊,而是單獨出來的,所以吳伯自然不可能將他和天子隊伍聯想到一起去。

“少主,這個窮書生膽敢跟您作對,我這就替您教訓他一番!”

看到吳伯過來,剛纔的那個護衛,也是一臉諂媚的迎上去說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