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32章

這次,嬴政可是真的發怒了。

聽到這個訊息的第一時間,江陵縣令吳寬就被抓了起來。

隨即,嬴政直接取消了後麵的行程,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江陵縣衙。

“兒臣參見父皇!”

趙徹上前對嬴政行了一禮,抬起頭的時候,眼睛順帶瞟過了南郡郡守。

“陛下恕罪,公子恕罪,下臣身為南郡郡守,卻對地方官員疏於管理,罪該萬死,隻求陛下和公子能給下臣一個贖罪的機會!”

南郡郡守噗通一聲跪在了趙徹麵前求放過,這件事要是不能讓趙徹滿意的話,他今天的腦袋肯定是保不住了。

身為大秦三十六郡之一的南郡郡守,在朝中自然是有些相熟的人的。

因此,趙徹的身份,在南郡郡守這裡自然算不得什麼秘密。

哪怕不提趙徹的身份,他們南郡能有今天這個樣子,趙徹的功勞纔是最大的。

之前南郡受災,災情那麼嚴重,導致上一任郡守直接投河自殺了。

而他是接任那個郡守之位來收拾這個爛攤子的,原本以為這是個燙手山芋,幸好有趙徹提出的以工代賑之法,再加上土豆這種仙糧,才平定了南郡的災情。

不止如此,南郡還接著這次的機會,直接大肆改革,經濟民生方麵發展的十分迅速。

周邊的那些郡縣,看著如今的南郡都羨慕不已。

可是這天胡的牌,硬是被他給打成了一手稀巴爛。

南郡郡守也光想著怎麼發展南郡的經濟了,卻忽略了對內部官員的紀律整頓,這才導致會出現吳寬這樣的害群之馬。

要不是趙徹今天剛巧出現在江陵縣,估計等嬴政走了之後,這江陵縣還是吳寬的天下。

“江陵縣令是誰?”

趙徹冇有理會南郡郡守,畢竟郡守在大秦的官職已經算是很高了,相當於封疆大吏。

吳寬一家的事情雖然惡劣,但對於南郡郡守來說,還不至於因此而惹上砍頭的罪名,不過懲戒一番肯定是少不了的。

真正的罪魁禍首還是吳寬,哪怕嬴政不說什麼,趙徹也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跪下!”

此時,兩名玄鳥衛已經押著一個和吳高長的有幾分相似的中年人走了出來。

“你就是江陵縣令?”

“罪臣見過公子!”

吳寬的眼神中全是絕望的神色,他萬萬冇想到,自己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自己就是去迎接一下嬴政,結果他的好兒子就給他來了一個背刺。

吳寬現在十分後悔,早知道這樣的話,當初還不如直接把吳伯那個逆子給射牆上算了。

自己老來得子,原本還指望著他給自己傳承香火。

結果吳伯倒好,直接一首背刺,給九族的香火都斷了。

“身為縣令,你不想著如何為江陵縣的黔首做事也就罷了,還敢結黨營私,放任自己兒子肆意妄為,的確是萬死不足惜。”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