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43章

可不正是如此嗎?夏天的冰塊這種原本專屬於皇家貴族纔有資格享受的東西,現在是個人都能用的起。

“公子,這首詩用那個名字?”

趙徹正在感歎的時候,一旁蒙毅的聲音響了起來。

趙徹扭頭一看,蒙毅正拿著一本小冊子奮筆疾書呢。

蒙毅寫的,自然是剛纔自己唸的那兩句詩。

而且,看這本冊子的厚度,明顯已經寫了不少了。

趙徹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冊子的封麵,隻見上麵寫了幾個大字。

《徹子詩集》

“什麼鬼?”

趙徹愣了,向蒙毅投去詢問的眼神。

“嘿嘿,公子,這上麵記錄的都是您的詩句,您怕是還不知道吧,在大秦的文人圈子裡,您的詩詞可是極受歡迎的,以您的學識能力,自然稱得上徹子之稱。”

子,算是一種尊稱,一般來說,隻有諸子百家的領頭人,並且名滿天下的人纔有資格被稱為子。

就如同聖人評定的標準,立功,立德,立言三個標準缺一不可。

完成了兩個目標的,則隻能被稱為亞聖,而要被稱之為子,就需要完成這其中的立言,也就是說得有能流傳千古的著作。

“我都說過很多次了,那些詩詞並非出自我手,隻是藉由我口傳播出來的而已。”

“那有什麼區彆嗎?反正公子說的那些詩人我們又從未聽聞過,這詩詞既然是您先說出來的,那自然能冠以您的名字。”

蒙毅毫不在乎的說道。

然而趙徹此時的臉色卻已經有些不好看了。

華夏民族文化源遠流長,自古以來湧現出無數驚才絕豔的詩人。

他們的詩句,對於趙徹來說,並非是真的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這些詩詞,都是那些詩人們,在經曆了無數的風霜,嘔心瀝血才創作出來的文化財富。

趙徹身為一個穿越者,他可以去大肆傳播這些詩句,但趙徹始終記得,自己隻是一個文化的傳播者,他隻是想讓那些原本在後世纔會被人創作出來的唯美詩句,提前出現在這個世界的人們耳中而已。

但要是將這些詩詞,無恥的冠上自己的名字,且不說那些士子文人們會不會相信,就是趙徹自己也過不了道德的那一關。

不問自取視為偷,文化同樣是一種財富。

蒙毅怔怔的看著眼前的趙徹,心中甚至還有些委屈,自己不也是為了趙徹好嗎?

士子文人階級在這個時代所代表的力量不容小覷,趙徹若是能用這些詩詞征服他們,無論日後趙徹要做什麼,相信都能得到這些人的大力支援。

反正趙徹口中的那些詩人根本就冇有聽說過,便是拿走了他們的文化成果,又有誰知道呢?

“公子,下臣也是為了您好啊,您可知大秦文人的力量若是集合在一起有多大嗎?若是能將其收服,日後無論您想做什麼,這些文人士子都會成為您最大的助力。”

“我的助力?”

趙徹輕蔑一笑,如果他凡事都隻想著依靠彆人幫忙的話,怕是根本就無法從六歲那年一個人生活下來。

而且,他身為大秦公子,身後有一個秦始皇,一個未來的秦二世扶蘇,還有大秦左相李斯,上卿蒙毅,通武侯王賁。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