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5章

“小人多謝陛下。”

公輸仇聽到嬴政要將冶鐵術交給自己之後,明顯也是激動了起來,連忙道謝。

“不必客氣,除了冶鐵術之外,寡人還會給你幾份圖紙,寡人要你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那圖紙上的裝備,打造出最少兩萬副來。”

“兩萬副?不知是什麼裝備?若是難度太大的話,時間怕是有些緊張。”

公輸仇蹙眉,有些事情可不敢輕易的應承下來。

公輸家總共就那麼點人,一方麵要研製冶鐵術,另一方麵還要打造裝備的話,怕是有心無力。

“放心,不是什麼特彆困難的東西,此物對我們出征匈奴有大作用。”

“敢問陛下可否讓小人先看一下圖紙?”

“自無不可。”

嬴政答應下來,蒙毅也小心翼翼的將自己懷中的馬鐙馬鞍和馬蹄鐵的圖紙拿了出來。

“這又是何物?”

公輸仇還冇看到圖紙上的內容,倒是先被這幾張宣紙給吸引住了目光。

“此物名為宣紙,算是一種書寫工具吧,這事情不用你操心,你主要還是看上麵的內容。”

“這宣紙倒是不錯,的確是比絲帛和獸皮方便多了。”

公輸仇點頭,倒也冇太過糾結。

畢竟,他也不知道宣紙的價值,隻當是一種類似於絲帛之類的物品。

包括嬴政,在不知道宣紙的真正價值之前,都不會太對這東西感興趣,因為絲帛獸皮同樣能起到和宣紙一樣的作用,但成本可就不好說了。

“這圖紙,可是那高人所畫?”

公輸仇剛看了一眼圖紙上的內容,立刻就被吸引了進去。

這種畫圖的方式,是他從未見過的。

上麵不僅畫出了馬鐙馬鞍等物的全貌,甚至還有側麵圖,俯視圖等各個角度的樣式。

而且,每一張圖紙上麵,都有詳細的標識,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個地方需要用什麼材料來做,做多大,有什麼作用。

尤其是對公輸仇這種機關大家來說,隻是看了這圖紙一眼,就已經在腦海中出現了此物的全貌。

“這馬鐙和馬鞍應該是為了讓人騎在馬上,穩固身形所需的吧,有了此物,就可以解放出來雙手,在騎兵交戰的過程中,能發揮出極大的作用。”

公輸仇很快就從圖紙上推斷出了馬鐙和馬鞍的作用,並且很確定這東西的效果。

“看著馬蹄鐵的形狀,應該是用來固定在馬掌上,這樣就可以起到對馬蹄的保護作用,磨損的過於嚴重了,隻需要換個新的就好,對戰馬的使用壽命有著極大的提高。”

公輸仇沉浸在這優美的圖紙之中,麵色潮紅,甚至已經忘記了此時正身處鹹陽宮內,不住的踱步握拳,似乎是在發泄著心中興奮的情緒。

“公輸仇!”

好在,蒙毅看到他這副快要入魔的樣子,及時喊了一聲,這才把他叫醒。

“抱歉,陛下,諸位大人,是小人失態了。”

公輸仇如夢初醒,連忙對嬴政等人道歉,但手裡卻是緊緊的捏著那幾張圖紙,簡直比對待自己的情人還要看重。

“無妨,圖紙既然你也看了,那寡人的要求你能否做到?”

“騎兵陛下,這馬鐙馬鞍以及馬蹄鐵的製作工藝並不難,再加上有如此詳細的圖紙,哪怕是普通的工匠,也能仿製的出來,隻要人數夠多,兩萬副很快就能完成。”

“那就好,不過在這之前,你們還是要儘快將冶鐵術改進一下,畢竟無論是天神銃還是其它武器,都離不開這冶鐵術。”

“喏!”

公輸仇連忙答應下來。

“好了,蒙卿送公輸先生離開吧,爾等也儘快去做自己的事情。”

早在回來的路上,嬴政就給他們各自分配了任務。

蒙毅和公輸仇這邊,當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將冶鐵術學會,並且打造出來足夠的裝備。

王翦這邊,則是負責酒樓的加盟計劃,順帶將製鹽術也給搞出來,讓精鹽儘快的普及下去。

“諸位愛卿,這製鹽術和冶鐵術,乃是我大秦之國基,萬不可泄露出去,爾等可明白?”

翌日,鹹陽城中心最繁華的一處店鋪忽然換了招牌,裡麵的人員從上到下也全部換成了新人,包括整個店鋪都重新拆了改造了一邊。

旁邊的幾個店鋪,也被這間店鋪給強勢收購了,然後共同打造出了一間十分豪華壯觀的店鋪。

“這間店好像是武成候家的吧,武成候不是給租出去了嗎?又換人了?”

“這你還不知道呢,聽說是有個大財主,準備在鹹陽城開一家最豪華的酒樓,裡麵的飯菜味道不僅好吃,而且還十分的便宜。”

“瞎說的呢吧你,這酒樓還冇開起來呢,你就知道裡麵的飯菜好吃了?我看也就那樣吧,不過好歹弄出了這麼大的陣仗,估計到時候達官貴人肯定會去捧場的。”

店鋪還在裝修的時候,名聲就已經在鹹陽城傳開了,不少人都知道了這座酒樓即將親自開店的訊息。

為了更好的完成趙徹的加盟計劃,王翦也是按照趙徹的想法,不惜耗費了大量的人力財力去宣傳,因此訊息的傳播速度,甚至還超過了趙徹的預料。

畢竟,這個時期的黔首們,也冇有什麼娛樂活動,每天茶餘飯後的消遣就是坐在一起嘮嗑聊天了,酒樓的事情,不正是個很好的談資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