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66章

對於一個讀書人來說,冇有什麼整整一座圖書館的書籍更能吸引他們了。

尤其是朱煊的這座圖書館內,包含了古今中外各方各麵的典籍。

孔鮒來到涇水之後,看過了涇水亭小學,便直接住進了圖書館裡,除了吃飯休息上廁所會離開一會兒,其餘的時間都泡在書海中。

“好啊,冇想到這圖書館裡的藏書如此豐盛,早知道大秦有這樣一座圖書館,我也不至於那麼辛苦將儒家學問孤本藏起來!”

孔鮒一臉感歎的看著書架上的那些藏書,儒家的所有典籍都在其中,甚至連一些孔鮒自己都冇有的藏書,都能在這裡找到。

二百年戰國期間,孔氏後人肩負保護孔聖人留下典籍的重任,可惜這兵荒蠻亂的年代,難免會發生各種各樣的意外。

這就導致,孔聖人留下的書籍之中,有不少也因為各種原因遺失或者損毀了。

冇想到在趙徹的圖書館裡居然找到了那些遺失和損毀的典籍,孔鮒心中更是慶幸,還好自己這次跟著扶蘇出來了,不然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夫子,您認為我等應當如何配合扶蘇公子?”

孔鮒的學生走進來,將扶蘇最新的旨意告訴孔鮒,然後等待著他的迴應。

“嗬嗬,扶蘇公子此舉,乃是為了天下萬民,實現先祖的教化天下之責,我等身為儒家學子,這本就是我等使命,自當鼎力配合!”

孔鮒毫不猶豫的說道。

當然,孔鮒更知道,這隻是扶蘇的一個藉口而已,這涇水亭圖書館內所收藏的典籍,有可能比諸子百家自家收藏的還要全麵。

諸子百家自以為自家的核心思想有多珍貴,殊不知在這圖書館內,也隻是靜靜的存放在某個偏僻的角落裡而已。

無論是從大義還是私心的角度出發,孔鮒自然會第一個響應扶蘇的旨意。

“夫子,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孔鮒看向自己的學生鐘子正,此時他的臉上似乎有些不忿不甘的神色。

“夫子,扶蘇公子派蒙恬將軍,率領大軍,一舉踏平了墨家!”

“哦?”

孔鮒挑了挑眉,表情有些驚訝,卻並冇有過於激動的神色。

“夫子,墨家倡導兼愛非攻的思想,和我們儒家思想之中,也有不少共通之處,結果他們就這麼被扶蘇公子給滅了,學生多少有些不平。”

“你為何不平?”

“為墨家學子不平,學生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但是他們畢竟都是些手無寸鐵的學生,扶蘇公子派遣秦軍殺害這麼多無辜之人,實在非君子所為!”

“你說得對!”

孔鮒點了點頭,隻是還不等鐘子正高興,孔鮒卻是緊跟著話鋒一轉。

“在我等讀書人眼中,扶蘇公子此舉的確有些過分,但如今的扶蘇公子身負監國之責,而墨家我也有些聽聞,聽說他們聚集了不少六國遺勳,數次試圖推翻大秦,掀起戰亂,以大秦律法來說,他們是反賊,扶蘇公子殺了他們自然冇有任何問題。”

“夫子,您怎麼能支援這種思想呢?或許墨家之人隻是受了奸人矇蔽,更何況,本來就是大秦先起兵戈,覆滅了六國,這才使得六國之人對大秦有國仇,他們又有何錯?”

聽著鐘子正義正詞嚴的話,孔鮒不由得皺了皺眉。

原本鐘子正在孔鮒的幾個學生當中,年紀是最小的,天子也是最聰穎的,所以孔鮒對他十分看重。

本來想著,這次出山之後,正好接著這個機會,看看能不能在大秦為鐘子正謀個好差事。

結果今天鐘子正的一番話,讓孔鮒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倒不是說鐘子正過於蠢笨,而是他對儒家思想理解的還不夠透徹,目前還停留在紙上的字麵意思。

這倒也算是情有可原,畢竟鐘子正從小跟著自己長大,一直隱居在嵩山,冇怎麼見過世麵,倒也可以理解。

“子正,何為五常?”

“天地君親師!”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