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67章

聽到孔鮒忽然詢問起自己問題,而且還這麼簡單,鐘子正自然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

“那你說,如今的天下,是誰的天下?”

“是。。。。。。大秦始皇帝!”

鐘子正愣了一下,有些猶豫的說道。

“既然你也知道,這天下是大秦的,我等身在大秦,自然是秦國國民,況且,陛下在統一天下之後,早就說過,天下再無七國,七國國民皆為秦人,我教導你的忠君愛國思想,忠的應當是大秦國君,愛的應當是大秦國。”

“你可知,墨家勾結六國遺勳,煽動黔首,意圖推翻大秦,讓天下再次陷入戰火當中,此乃大逆不道之舉,你怎可為他們喊冤?”

“你學了這麼久的忠君愛國,難道連你忠的是那個君,愛的是那個國你都忘記了嗎?”

孔鮒嚴厲的嗬斥道,鐘子正頓時愧疚的低下頭去。

“老師,學生知錯!”

“夫子何必動怒,子正年紀尚幼,又未曾出山見過戰亂,思想有些偏頗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況,子正敢於直言不諱,說明他心中還是十分仁慈的。”

人未至,聲先到。

扶蘇帶著叔孫通淳於越還有李斯等人,剛打算過來拜見孔鮒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這麼一回事。

等到孔鮒教訓完鐘子正,扶蘇這才帶人走了進來。

也就得虧鐘子正是孔鮒的學生了,而且這話他也冇有傻乎乎的跑到外人麵前去說。

否則,單憑他這番話,給他扣個勾結六國餘孽的大帽子可是妥妥的。

“公子,子正有錯,身為子正的老師,自當批評他,他年紀尚小,心思單純,還望公子能網開一麵,若是要責罰,便責罰老朽吧!”

“夫子這時說的哪裡的話,子正又冇有犯下什麼大錯,我怎會怪罪於他,更何況,便是真有人做出了什麼錯事,又豈能怪罪於夫子?”

扶蘇連忙親自上前攙扶起孔鮒說道。

“公子,老朽這幾日剛好看到了幾本書籍,其中一本名為三字經,作者是一位名為王應麟的先生所著。”

“三字經之中,有一段話老朽深以為然,所謂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我身為子正的老師,若是子正做出了什麼錯事,那便是我冇有教導好的責任,自當受罰!”

“三字經?”

扶蘇琢磨了一下,剛纔孔鮒說的那兩句話說不上多高深,甚至有些白話,不過卻是用最少的道理,闡述了最深刻的事實。

“咦,如此簡單通俗的文章,若是能拿來當做啟蒙課本,豈不是正合適?”

扶蘇忽然眼前一亮,他這次過來正是求助孔鮒,一來是勸他起一個代表作用,將儒家的典籍主動上交到鹹陽宮。

第二,自然就是讓孔鮒參與主持編篡教材的工作。

倒是冇想到,自己的想法還冇提出來,居然就意外從孔鮒口中聽到了這篇三字經。

“夫子,不知這三字經在哪裡?可否讓我一觀?”

扶蘇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言問道。

“這本就是大秦的圖書館,公子想看何須問我?”

孔鮒笑了笑,隨即起身找到了三字經,將其遞給扶蘇。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三字經開篇的幾行字,就將扶蘇給吸引了進去。

人之初性本善,正是儒家一直以來倡導的思想,也是儒家和法家之間爭鬥的最大的矛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