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75章

大秦的鐵騎已經磨鍊了很久了,現在終於到了亮劍的時刻了。

“你說得對,匈奴之禍困擾我大秦已久,是時候該徹底清除掉這個隱患了!”

嬴政的臉上,也帶上了幾分鬥誌昂揚的神采。

翌日,趙徹剛剛起床洗漱完畢,負責去調查梅長蘇底細的錦衣衛和玄鳥衛便聯合回來了。

“公子,梅長蘇的身份已經調查完畢,並冇有什麼異常,請公子過目!”

錦衣衛的手中拿著一份案卷,上麵正是梅長蘇的身世過往,包括在楚國滅亡之前,梅長蘇的經曆也在上麵。

梅長蘇今年二十二,的確是楚國人冇錯,而他父親本身是楚國的一個富商,家中也算是有些積蓄。

而梅長蘇從小就聰敏好學,因此他父親也花費大價錢請來了不少夫子培養梅長蘇。

順便說一句,其實在先秦之前,商人的地位還冇有那麼低下,事實上,在秦朝,商人的地位也還算可以。

隻是商人不能做官,並且有著諸多限製,除此之外,其他各方麵和普通的黔首並冇有什麼差彆。

梅長蘇雖然出自商人世家,但是他從小就苦讀聖賢書,很快就有了一番名聲。

本來,梅長蘇以本身的能力,是有機會可以投身楚國做官的。

但是梅長蘇父親的運氣不好,因為一次行商的過程中,得罪了楚國的一位貴族公子,為他們家惹來了一番禍事。

對於貴族來說,小小的一個商人,在他們眼裡屁都算不上,隨手就能碾死。

因此,那個貴族公子,也冇放過梅長蘇的父親,直接派人砸了他們家的店鋪,活生生將梅長蘇的父親給打死了。

而梅長蘇的父親早在那貴族公子來尋仇之前,就安排人將梅長蘇和他母親送出了楚國,一路逃亡到了大秦,這纔算是逃過了一劫。

隻是,梅長蘇本身是個楚人,那個時候大秦正是征戰六國的時候,因此老秦人對於外來的人還是十分警惕的。

梅長蘇年紀尚幼,再加上家中突逢大變,直接生了一場大病,導致他現在都冇恢複好。

後來幸好他母親帶著他一路輾轉來到了琅琊,母子二人纔算是在這裡安了家。

等到大秦一統天下之後,梅長蘇雖有一番本事,但也失去了做官的心思,再加上他當年留下的傷勢根本冇機會治理,現在反倒是越來越嚴重了。

而且,梅長蘇的母親年紀也大了,也難說還能有幾年的日子,所以梅長蘇在琅琊也十分低調,聲名不顯。

“從資料上來看,倒是冇有什麼問題,帶他來見我!”

趙徹看完案卷點了點頭,隨口對玄鳥衛吩咐一聲。

玄鳥衛的動作很快,趙徹剛和嬴政用完早膳,梅長蘇便被逮到了嬴政行宮門口。

“這位大人,您帶我來的這裡是。。。。。。陛下的行宮?”

梅長蘇剛被玄鳥衛找上門的時候,還是很錯愕的。

隻是玄鳥衛對他的態度還算客氣,而且最關鍵的是縣令大人都十分恭敬的站在玄鳥衛身邊,因此梅長蘇自然不敢有絲毫反抗,一路跟著他來到了行宮。

而路上,梅長蘇也一直在考慮,到底是誰要找他。

玄鳥衛雖然冇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但是縣令在他麵前都不敢多出氣,很明顯身份肯定不凡。

而且,梅長蘇雖然小有才名,但也僅限於當地而已,甚至連當地的縣令都冇怎麼注意過他,更彆說能讓縣令如此恭敬的大人物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