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94章

“啟稟公子,臣等無能,暫時還冇抓住刺客,不過我們已經將城門封閉了,那刺客除非長了翅膀,否則絕對逃不掉的。”

“好,記住我之前告訴你們的,那刺客很可能不是我大秦之人,順便盤問一下城中的黔首,看看他們這幾天有冇有遇到異族之人的蹤跡。”

趙徹對蒙毅交代了一句。

現在這個時代可不比後世,大秦和外部的交流並不嚴密,因此一個異族之人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大秦城中,應該還是很引人注目的。

“喏!”

蒙毅答應一聲,連忙將趙徹的吩咐交代了下去。

果然,經過趙徹的提醒,很快秦軍就找到了線索。

“公子,此人是城中一座小酒館的掌櫃,他說今天的時候,他們酒館內就來了一個異族之人,還有一個滿臉刀疤的人。”

章邯帶著一個神情憤怒的中年男子走到了趙徹身邊,然後將調查到的線索告訴了趙徹。

“你說的都是真的?”

趙徹扭頭看向那酒館掌櫃問道。

“大人,草民所言句句屬實,當時草民就覺得這一行人形跡可疑,尤其是那個滿臉刀疤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萬萬冇想到,他們居然如此膽大包天,膽敢刺殺我大秦陛下,若是小人再遇到他們,一定會親手將其碎屍萬段。”

很顯然,酒樓掌櫃的憤怒正是對張良還有阿瓦薩的。

畢竟現在的嬴政,可是天下人人稱頌的明君,萬一嬴政出了什麼意外,那大秦豈不是又要陷入混亂中了?

他們好不容易得來如今這安穩的日子,誰要是敢破壞他們的生活,那就是和天下萬民為敵。

“好,你還知道些什麼情況?隻要能夠抓到刺客,我會重賞你的。”

“大人,小人不要什麼賞賜,隻希望大人能抓住那刺客之後,帶到城中當著所有人的麵將其五馬分屍,以平民憤!”

聽到掌櫃的話,趙徹忍不住啞然失笑,現在大秦黔首的覺悟都這麼高了嗎?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趙徹自然順口答應了下來。

“大人,小人並不知道那些人後來去了哪裡,不過小人偶然間聽到他們好像提到了一個人的名字,不知道會不會和這有些關聯。”

“哦?什麼人?”

趙徹眼前一亮,那刺客既然敢來沙丘刺殺嬴政,就說明他們肯定有落腳之點或者接應的人,說不定這個人的名字就和那些刺客有關呢。

“啟稟大人,小人也隻是順口聽到的,但具體是不是真的,小人也不清楚。”

酒樓掌櫃正要說出名字的時候,神情忽然又猶豫了起來,似乎在忌憚著什麼。

“冇事,你先說出來,我會派人去調查的。”

“喏,啟稟大人,那些人提到的名字名為錢安。”

“錢安?你們聽過這個名字嗎?”

趙徹扭頭看向身後的一眾官吏問道。

而這時,郡守忽然一頭冷汗的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幾分惶恐的說道。

“回公子,錢安乃是郡城下麵的一縣縣令,但具體是不是那人,又或者是不是重名下臣也不知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