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99章

趙徹一愣,這阿瓦薩還真是個人才啊。

三個月的時間,能掌握一門陌生的語言,還說的這麼流利,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現在還真有點不捨得殺阿瓦薩了,或許留著他的作用,遠比殺了他更加有用。

“先帶回去看管起來,回頭帶回鹹陽再行處理!”

趙徹擺擺手,對手下吩咐了一聲,然後一行人便押著張良以及他的一眾手下和阿瓦薩回去了。

翌日,始皇遭遇刺殺的訊息,已經傳遍了整個钜鹿郡城。

而城中的黔首們,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更是義憤填膺,紛紛上街主動搜尋刺客的蹤跡。

還真彆說,這些黔首們還真抓住了不少心懷不軌之人,而這其中,有不少就是張良以前隱藏的暗手。

而趙徹下達對钜鹿郡上下所有官員的徹查,也有了很大的效果,包括錢安在內,一共牽扯到其中的大大小小的官吏,多達十數人,而這隻是钜鹿郡的。

根據錦衣衛連夜的審判,這些人還供出來不少來自其他郡城的關係。

或許接著這次的機會,嬴政可以好好的清楚一下六國餘孽最後隱藏在大秦官場之內的釘子。

至於張良等人,下場就比較慘了。

趙徹倒也冇有特意的折磨他們,隻是將刺客已經抓到,即將接受黔首們的公開審判的訊息放了出去。

得知此時的黔首們,紛紛激動無比,主動上街遊行,要求將那個膽敢刺殺大秦陛下的刺客,給五馬分屍。

早晨天還冇亮,押著張良以及錢安等一眾牽扯其中之人的囚車,便緩緩的自钜鹿郡廷獄中駛出。

而钜鹿郡城內,道路兩邊都是群情激奮的黔首,手中提著爛菜葉,碎石頭,以及臭雞蛋等物品。

“該死的逆賊,我們大秦的皇帝這麼好,讓我們吃飽穿暖,不用再擔心戰火的侵襲,你們居然想刺殺他!”

“殺了這些畜生,整天喊著什麼起義起義的,我看他們就是想把大秦分裂,然後重新壓迫我們!”

“殺了逆賊!”

一顆顆爛菜葉和臭雞蛋從道路兩旁,不斷的扔到囚車上。

要不是嬴政早就派人攔著,那些黔首們估計能硬生生用石頭將張良等人給活生生砸死。

可即便如此,張良等人還是被砸的頭破血流。

身體上的傷勢倒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張良的心中受到的震撼,

眼前的這些黔首當中,其中不乏曾經韓國的遺民。

不止是韓國,齊楚燕韓趙魏秦七國的黔首基本都在這裡。

可是,現在他們口中稱頌的,隻有一個陛下,那就是大秦始皇帝嬴政。

而他們的身份,也都是大秦的子民。

唯有他們這些堅持著自己曾經身份的人,纔是這些黔首們口中倒行逆施的反賊,甚至他們恨不得親手殺了張良這些人。

“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張良低著頭,淩亂的頭髮上混合著臭雞蛋液,還有爛菜葉和留下來的血液。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