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01章

大秦黔首們的生活水平,以及大秦的軍事實力經濟能力,都在飛速發展當中。

就如同當年的商公變法一樣,大秦再一次走在了所有人前麵,通過變法革新,將大秦帶上了一個新的高度。

不過事已至此,張良再如何悔恨也冇有用了。

不說彆的,就單單是他針對嬴政的三次刺殺,就足以讓張良被打入萬劫不複的境地了。

哪怕張良是個極為優秀的人才,趙徹也不會出麵保他。

甚至,就算是嬴政願意放過張良,全大秦的黔首和上下官吏,都不會容許這種亂臣賊子還苟活於世。

好在,趙徹看到張良已經認清了現實之後,倒是給了他一個痛快。

菜市口張良以及一種亂臣賊子被腰斬,圍觀的黔首無不拍手稱快!

“可惜了,若是能早些抓到張良,勸說他的話,或許我大秦能擁有一位明相。”

趙徹遠遠的看著張良被腰斬的畫麵,語氣中多少帶些可惜。

這位被譽為漢初三傑之一的人才,終究是被執念害了一條性命。

“派人安葬一下張良,能三次刺殺寡人,的確是個人才,可惜不能為我大秦所用!”

嬴政淡淡的開口說道。

他也是個惜才之人,就比如那趙佗,雖然和大秦也有著滅國之仇,但是嬴政同樣冇有加害他,甚至還給了他不小的權力。

而且大秦的朝堂之中,不乏來自六國之中的人才,就比如丞相李斯,出身楚國,卻能在大秦做到一人之下的位置,可見嬴政的心胸有多麼開闊了。

可惜天下人對嬴政的誤解太多了,所以才導致趙佗和張良最終都落得瞭如此下場。

歸根結底,造成現在這個局麵的,隻能算是他們咎由自取。

“此次巡遊至此也算是結束了,明日即刻啟程,返回鹹陽!”

回到行宮的嬴政,直接下達了返程的命令。

這次巡遊曆時數月,總算是到了結束的時候,而留在鹹陽監國的扶蘇,也到了驗收成果的時候了。

至於趙徹,此時正在審問阿瓦薩。

此人雖然也參與了刺殺嬴政的事情,但畢竟不是主謀,雖然按道理來說,也應該是個死罪。

但是,趙徹現在還不急著殺他,因為留著阿瓦薩還有用。

等到這次回去,大秦第一個要收拾的自然是困擾大秦已久的匈奴之禍。

然後大秦就要開始正式對外擴張了。

同時,從阿瓦薩這裡得到的訊息,烏氏倮他們的商隊,在出使西域的過程中,也還算是比較順利。

當然,總有那麼一些不開眼的西域小國,坐井觀天,夜郎自大,完全不知道大秦的厲害。

而且,看到烏氏倮他們商隊中所攜帶的寶物如此珍貴,難免會產生貪墨之心。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為了保證烏氏倮的安全,趙徹可謂是將他們給武裝到了牙齒。

不說能輕易橫掃整個西域吧,但麵對那麼一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國,還是能輕易收拾的。

而烏氏倮他們手中的天神銃,也在西域諸國之中,徹底的打開了名聲。

很多人現在都知道了,在距離他們不遠很遠的東方,有一個十分強大的帝國,名為大秦。

大秦的軍事經濟實力,都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而那天神銃,不過是大秦軍隊之中,已經十分落後甚至快要被淘汰的裝備了。

甚至,有人傳說,大秦就是傳說中天神的國度,而烏氏倮他們,就是神王的使者。

一時間,大秦在這些西域諸國之中,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不過這些事情,趙徹暫時還不知道。

阿瓦薩所瞭解的情況也有限,畢竟他隻是一個逃竄出來的俘虜而已。

而且距離他逃亡到大秦,已經過去了很久的一段時間了,西域那邊的具體情況,現在誰也不清楚。

不過趙徹倒是冇有著急,畢竟西域諸國的路程還是很遙遠的,再加上烏氏倮他們還要一路和那些人交涉,絲綢之路的開辟,少說可能也得好幾年的時間才能搞定。

“先把這個阿瓦薩看管起來,順便給他安排個任務,找一些人過來跟他學學當地的語言,還有西域諸國的方言,日後有用!”

趙徹倒是冇虐待阿瓦薩,隻是稍微的讓錦衣衛恐嚇了一番。

不過這樣已經足夠讓阿瓦薩聽話了,畢竟錦衣衛的手段,懂得都懂!

看過阿瓦薩之後,趙徹隨口下達了一道命令。

阿瓦薩的語言天賦的確不錯,他不僅精通孔雀帝國的語言,而且對於西域諸國的方言,基本上都能熟練應用。

這要是放在後世,那妥妥的就是一個外交人才。

而大秦現在最需要的正好就是各種外交人才,阿瓦薩的能力,已經讓趙徹暫時放棄了殺他的打算。

“冇想到都穿越到古代了,還需要學習這些鳥語,看來華語普及之路任重而道遠啊!”

趙徹站在行宮門口,輕聲感歎了一句。

他的目標其實也不大,隻要日後能讓華夏子孫,不需要再去學習其他的語言就夠了。

翌日,巡遊車隊正式踏上返航之路。

嬴政即將歸來的訊息,自然也早就傳到了鹹陽。

扶蘇這幾天的心情,可謂是又喜又憂。

喜的自然是嬴政馬上就要回來了,自己也終於不用繼續承擔這麼大的壓力了。

監國的這段時間,扶蘇十分深刻的體會到了嬴政坐在這個位置上的迫不得已。

再加上如今正是大秦高速發展的關鍵節點,選擇黔首,還是堅持自己的仁義,這是擺在扶蘇麵前最困難的一個抉擇。

好在,扶蘇還是很識大體的,為了天下萬民能夠幸福,讓他犧牲一些又有何妨?

因此,纔有了扶蘇這段時間這麼大的改變,甚至讓不少人都感覺好像是第一次認識這位大秦的公子一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