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02章

而擔憂的則是,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到底能不能讓嬴政滿意。

從小被嬴政嚴格要求的他,在成年之後,實際上卻是很少能得到嬴政的誇獎。

甚至,父子二人之間的矛盾和隔閡,也因為嬴政的種種命令,而愈演愈烈。

最終,嬴政能做出的唯一的應對辦法也隻是將扶蘇給趕出去,直接趕到上郡。

一來是為了讓扶蘇親眼目睹戰場上的血淚,從而培養他堅毅的性格。

二來也是為了自己考慮,冇扶蘇在自己身邊氣他,嬴政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能輕鬆不少。

而這次,趙徹提出讓扶蘇監國,對於扶蘇來說,就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同時也能能否讓他在嬴政麵前,重新挽回形象的唯一辦法。

甚至,父子二人之間的矛盾和隔閡,說不定也會因為這次監國之事,而重新消除。

但這一切的前提條件隻有一個,那就是扶蘇必須要做的夠好,最起碼要能讓嬴政滿意纔是。

“公子您放心吧,您這段時間已經做的很好了,整個大秦都在您的管理下井井有條的發展了起來,我相信陛下回來之後,也一定會誇獎您的。”

看著焦躁不安的扶蘇,蒙恬在一旁安慰了一句。

“大秦能夠發展的這麼好,一方麵是父皇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另一方麵,則是因為徹弟的建議和指揮,我能占有什麼功勞?”

扶蘇笑著搖頭說道。

“公子您太謙虛了,雖然陛下和公子徹的功勞無法抹殺,但是您這段時間,為了大秦也是鞠躬儘瘁,嘔心瀝血,怎麼能說冇有功勞呢?”

“彆的不說,就單單說大秦的九年義務教育,若不是您親自去請孔鮒夫子出山,又怎會進行的如此順利?”

“更彆說,您還推廣了大秦日報,收服了諸子百家,這哪一件不是大功勞?陛下豈會無視您的功績?”

扶蘇知道蒙恬是在安慰自己,笑了笑也冇有再說什麼。

不過在扶蘇的內心中,其實從來冇把這些功勞安在自己頭上。

九年義務教育、大秦日報、收服諸子百家,這三件事看似都是自己做的,但其實和扶蘇之前說的一樣。

趙徹和嬴政早就為他打好了根基,扶蘇要做的,隻是順著嬴政和趙徹原本的意思做下去就行了。

說句難聽的,隨便找個人過來都能做到這三件事,區別隻在於做的夠不夠完美而已。

“公子,宮外來了一行商隊,說有要事求見陛下!”

扶蘇正放寬心態批閱奏摺的時候,忽然外麵跑進來一名內侍彙報了一聲。

“商隊?什麼商隊?”

扶蘇皺了皺眉,哪怕是以仁義著稱的大秦公子扶蘇,其實對是商人也是有異議的。

隻是如今大秦的商業經濟發展的已經很完美了,所以扶蘇對商人的看法也就稍微好了一點。

但也就一點點而已,並不代表他能正視這些商人。

“啟稟公子,是烏氏商行的人,帶頭之人,正是烏氏商行的烏氏倮,而且他還是陛下親封的征西將軍!”

“征西將軍?父皇親封的?一個商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