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13章

“夫子,子正兄,學生纔能有限,本就教不了子正兄什麼,自然配不上這老師的名頭,還請夫子不要勉強!”

“這。。。。。。”

孔鮒還有些猶豫。

“夫子若是要勉強的話,那學生怕是羞愧萬分,恕不能答應夫子的要求了!”

看到趙徹都這麼說了,孔鮒最終也隻能點了點頭。

在孔鮒看來,趙徹拒絕收下他當學生,隻能說是鐘子正冇有這個福氣吧。

畢竟,趙徹身負聖人之姿,日後定然會成為大秦的當時聖人,甚至在後人的傳說中,肯定會成為當年的孔聖人一個層次的存在。

鐘子正若是能博得趙徹學生的名頭,那以後可就是聖人之徒了,無論是名望還是身份,都遠不是現在所能比的。

不過改換門庭這種事情,在鐘子正的思想中,還是十分大逆不道的,再加上趙徹都明確表示拒絕了,那孔鮒也就不好強求了。

將鐘子正留在趙徹府上之後,孔鮒便主動提出了離開。

他已經能預感到,自己所剩的時間可能不多了,因此孔鮒準備,在最後這段時間內,將扶蘇交給他的責任,編篡教材的事情努力完成。

另外,還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孔鮒也要去做,用自己聖人後裔的身份來對大秦所有人宣佈,哪怕是嬴政的話都不一定有自己說的有分量。

是夜,鹹陽城,新聞司!

這是在扶蘇將大秦日報推廣開之後,臨時設立的一個部門,主管人是淳於越。

新聞司的主要責任,就是大秦日報的稽覈選擇,以及采訪撰稿等各方麵的問題。

孔鮒在離開了涇陽之後,直接不顧夜色來到了新聞司。

雖然說鹹陽有宵禁的製度,但是新聞司這種官方部門,此時自然還未關門,畢竟新聞司每天晚上都要提前準備好第二天印刷的日報。

因此,新聞司一般是每天十二個時辰都在工作的。

孔鮒作為孔聖後人,自然是新聞司十分歡迎的對象。

淳於越這邊剛撰寫好明日要引發的新聞稿,正要交給手下去印刷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孔鮒到來的訊息,連忙讓人將其請了進來。

“夫子,您深夜到訪,可是有何事要刊登在大秦日報上嗎?”

麵對淳於越的詢問,孔鮒微微笑了一聲,原本因為年老體衰佝僂的腰桿,似乎也挺直了幾分。

“實不相瞞,老朽此來,的確是有些話,想讓博士幫忙刊登到大秦日報上的。”

“夫子有話讓人通傳一聲就是了,何須您親自到訪?”

“不一樣,這話比較重要,還是我親自來一趟,顯得鄭重些!”

聽到孔鮒的話,淳於越也瞬間來了興趣。

孔鮒什麼身份地位啊,他隨便接受一次采訪都能上大秦日報的頭版頭條。

能讓他不惜深夜到訪的事情,肯定是一件轟動性的新聞。

淳於越作為大秦新時代的新聞記者,連忙讓人取來了紙筆,準備記錄下孔鮒要說出來的訊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