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14章

“夫子請講,學生記著呢!”

淳於越坐在了孔鮒對麵,示意他有什麼話可以說出來了。

“老朽發現了我大秦一位聖人的出世!”

“聖人出世?”

孔鮒的話像是一個地雷一般,在眾人腦海中炸響,淳於越手上的炭筆都下意識的因為用力而劃破了紙張。

不是他們大驚小怪,主要是孔鮒的話實在有些石破天驚的味道。

聖人那是什麼樣的存在,自古以來,諸子百家之中,隻出了孔老夫子一位聖人。

而孔聖人的出現,更是將自己創立的儒學,發揚到了華夏之地,讓儒家直接問鼎諸子百家之首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孔聖人所做出的貢獻,讓曆朝曆代的國君都對其敬重不已。

而孔鮒作為孔聖人的後裔,自然應當明白,聖人這兩個字所代表的含義。

諸子百家這麼多人,發揚光大的流派那麼多,至今為止也隻出現過孔子一位聖人,可想而知聖人評定的標準有多麼困難。

而如今,作為孔聖後人的孔鮒,居然深夜到訪,隻為了告訴他,大秦出現了一位聖人?

淳於越蹙眉,大秦什麼時候還有這樣的存在了?

若是真的能被孔鮒稱為聖人的話,那自然不會聲名不顯,其所作所為,也絕對不能比孔子差了。

而大秦符合這些條件的人有嗎?

還真有!

淳於越忽然眼前一亮,腦海中閃過一道身影。

如果他猜的冇錯的話,孔鮒想說的肯定隻有那個人。

“敢問夫子,您說的聖人,可是我大秦公子徹?”

淳於越懷著激動的心情出言問道。

“不錯,正是公子徹!”

孔鮒點點頭,肯定了淳於越的答案。

“敢問夫子,您為何覺得我大秦的公子徹,能被稱之為聖人呢?您作為孔聖後人,應當最瞭解能被評為聖人所需要的條件了吧?”

淳於越換了一張嶄新的宣紙,握著炭筆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不過還是將剛纔孔鮒的一番話給記錄了下來。

“正是因為老朽是孔聖後人,才更明白,大秦的公子徹,是除了先祖之外,最接近聖人的存在,不,應該說,公子徹所做出的功勞,已經足以被稱為聖人了!”

孔鮒的語氣也有些激動。

隨即,他從立功立德立言三個標準,一一將趙徹的功勞給提了出來。

而這三個標準,除了最後的立言,也就是趙徹的科學流派,暫時還未發揚光大之外,其餘的兩點,都已經完美的達到了。

至於科學流派,孔鮒又不是傻子,大秦之所以能發展的這麼快,處處都離不開科學的影子。

而科學更是闡述天地至理的學問,論重要性,一點也不比儒學差到哪裡去。

假如說,儒學所培養的是天下萬民的思想建設,而科學所培養的,就是天下萬民的眼界開拓。

淳於越雙手顫抖,一一將孔鮒所言記錄下來。

大秦出現了一位聖人,這真的是一件足以震驚世人的訊息。

而且,趙徹能被評定為聖人,還是孔鮒親口肯定的,這聖人的含金量一點水分都冇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