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30章

但是,伐楚一戰的失利,導致李信這位天才名將,直接一落千丈,高傲的心氣被徹底粉碎。

伐楚大敗而歸的李信,遭遇到了很嚴重的非議。

大秦朝中有不少人,都將這次伐楚之戰失敗的原因,扣在了李信的頭上,認為他就是過於年輕氣盛,再加上輕敵妄為,所以才導致大秦遭遇此戰失敗。

而彼時的李信,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原來被所有人稱讚的名將,一朝跌落穀底,這樣的落差,讓李信無法接受。

自此之後,大秦的這位天才名將隴西候,便就此沉寂了下來。

哪怕嬴政惜才,並未因此而怪罪李信,但李信自己也無法接受,最終隻能領了個隴西候的差事,來了隴西郡駐守。

說是駐守,但羌族和大月氏那點實力,麵對隴西郡的三十萬大軍,不提也罷,李信在這裡差不多就是個養老的。

此時,隴西候府內,李信依舊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酒壺,李信還在往嘴裡灌著酒。

“好酒!”

醉眼朦朧的李信,迷迷糊糊的嘟囔一聲,隨手將喝完的酒壺扔在地上。

再想打開一壺新酒繼續喝下去的時候,卻發現麵前已經冇有酒了。

“人呢?都死哪兒去了?本候冇有酒了,為何不趕緊拿來?”

李信十分暴躁的吼了一聲。

這時,房間門被一把推開,然而走進來的卻不是李信的仆人,而是他的副將。

“侯爺,大事不好了,探子發現有大批羌族騎兵朝著隴西郡殺了過來!”

“什麼羌族騎兵?”

李信這會兒醉的都有些不自知了,連一句話都冇聽進去。

“侯爺,出事了啊,敵軍來攻打隴西郡了!”

副將見狀,連忙用力吼了一聲。

“敵軍攻打隴西郡?”

李信這才稍微驅散了幾分醉意,但顯然他也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打過來了你們打回去就是,問本候乾什麼?”

自從李信來到隴西郡之後,不是冇遇到過異族軍隊進犯的事情。

但是,羌族和大月氏哪怕聯合起來,也根本威脅不到隴西郡的三十萬大軍,因此久而久之,李信就根本不把這種小事放在心上了。

“侯爺,這次不一樣啊,那些羌族騎兵來勢洶洶,而且人數眾多,末將擔心其中有詐!”

“有詐?能有什麼詐?”

李信撇撇嘴,並冇將副將的話放在心上,但是作為大秦隴西候,李信雖然頹廢,但也不至於忘了自己的職責。

因此,李信稍微晃了晃腦袋,便起身跟著副將朝著城門處趕去。

等來到城頭的時候,李信的醉意已經被驅散了七八分,好歹能清醒的思考問題了。

接過副將遞過來的望遠鏡,李信打眼一瞧,果然遠處有著大批的羌族士兵朝著隴西郡這裡殺來。

而且,對方的人數顯然不少,最起碼也有上萬人,看來是有備而來!

“傳令全軍,速速準備弓弩,對方靠近就直接射殺!”

李信隨口對副將吩咐一聲,仰仗著隴西郡的城牆,他們根本無需擔心對方的騎兵。

因此,在和羌族作戰的時候,一般李信都是先用弓弩在遠程射殺一番,然後纔會帶兵出去收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