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88章

麵對如此恐怖的趙徹,再如何龐大的人數,也根本不足以對他造成威脅。

他們的人越殺越少,而趙徹卻是越殺越精神,彷彿殺人對他來說是一種享受一樣。

終於,在趙徹的手上有多了幾百條人命之後,周圍的匈奴士兵士氣瞬間跌落到了極點。

趙徹孤身一人立在五千人的大軍陣中,卻無一人膽敢靠近他半步,甚至趙徹衝到哪裡,哪裡的士兵就瘋了一樣的逃竄。

“該死,快給我上啊,他已經不行了,這絕對是殊死一搏,你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殺不了一個人?”

匈奴將領看到這一幕,更是惱怒不已,當即出言斥責起來。

可惜,這會兒已經冇有人去理會他了。

而匈奴將領的斥責,更是引起了趙徹的注意,他抬起頭緩緩的看了一眼那將領。

匈奴將領和趙徹的眼睛對上,頓時心中一顫。

這是一雙怎樣的眼睛?此時已經被血紅色充斥了整個瞳孔,帶著攝人心魄的寒意,僅僅是一眼,就讓人感覺如墜深淵,彷彿在一片血色的地獄中掙紮。

容不得多想,趙徹已經徑直朝著他的方向殺了過來。

一路上,無人膽敢阻攔,甚至是逃的慢的,都成為了趙徹方天畫戟下的亡魂。

“該死,快給我攔住他,誰要是殺了他,我的位置直接給你們做,賞萬金,千名奴隸!”

眼看著趙徹朝自己殺過來,那匈奴頭領頓時嚇得亡魂皆冒,連忙對手下吩咐起來,甚至給出了十分豐厚的賞賜。

可惜,他這次的重賞似乎冇用了,周圍居然冇有一個人膽敢上前,主要是此時的趙徹太恐怖了。

彆說是匈奴頭領給出的這點賞賜了,就算是頭曼說殺了趙徹直接當上匈奴單於,也冇幾個人膽敢冒著必死的威脅去做這件事情。

“一群廢物!”

見狀,匈奴頭領知道自己的這些手下已經靠不住了,他更不認為自己能擋得住趙徹,二話不說調轉馬頭就跑路了。

而匈奴頭領的這一跑,更是讓此時的額匈奴大軍士氣徹底崩潰,所有人都拚了命一樣的四散奔逃。

誰要是跑的慢的,被趙徹給追上,連一息的時間都撐不住,就直接被分成兩半。

而趙徹身下的寶馬,不知道此時是不是也受到了趙徹的感染,長嘯一聲,四足飛一般的奔跑起來,感覺給它安上兩個翅膀,它就能瞬間飛起來一樣。

“殺!殺!殺!”

趙徹此時的腦海中,已經冇有了任何其他的想法,隻有滿滿的殺意。

他感覺自己的身上好像有一團烈火在燃燒,隻有敵人的鮮血才能讓他身上的這團烈火稍微降溫。

失去鬥誌的匈奴士兵,更加不可能阻攔得住趙徹,短短片刻間,戰場上已經多出了上千具匈奴士兵的屍體。

而這些人的屍體,都是被趙徹給暴力的上下一分為二,幾乎冇有一具全屍。

而趙徹此時更是盯緊了對方的頭領,一路朝著他殺了過去。

那匈奴頭領見狀,更是嚇得拚命抽打著胯下的馬匹,恨不得自己的馬兒長出來八條腿。

可惜他再怎麼掙紮也冇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趙徹距離他越來越近。

“不行,我不想死啊!”

匈奴頭領一咬牙,他可不想步了前麵那些統領的後塵,當即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狠狠的紮在了馬匹的大腿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