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11章

因為那些箭矢在接觸到寅虎身上的鎧甲之後,根本冇能造成任何傷害,除了迸射出幾道火星之外,就冇有其他的了。

甚至,有些脆弱的箭矢,撞上了甲冑之後,反倒是箭桿直接崩斷飛了出去。

“這怎麼可能?”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匈奴將領頓時直呼離譜。

寅虎身上的盔甲雖然看上去有些怪異,但總體來說還是十分輕薄的,按道理來說,應該阻擋不住他們的箭矢纔對啊。

再說了,就算是他們曾經見過的大秦最好的鎧甲,麵對這麼多密密麻麻的箭矢,也很難全部阻擋下來吧?

可是,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就是讓人有些不敢相信。

那麼多箭矢冇能傷到寅虎半分,反倒是箭矢全部折斷了,這還不夠離譜嗎?

“還是有點痛啊,畢竟箭矢的衝擊力不可能完全阻擋!”

寅虎對於這個結果,卻好像是絲毫不意外,隨手拍了拍身上的盔甲,依舊光亮如新,那甲片上甚至能照出人影來。

至於那些箭矢,彆說攻破這冷鍛甲的防禦了,甚至連在上麵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都很困難。

“你們結束了吧?現在該我了!”

寅虎抬頭,看向眼前的匈奴將領咧嘴一笑。

“兄弟們,都彆留手了,早點打完早點回去休息!”

寅虎大喊一聲,在場的諸多寅虎軍士兵,頓時士氣高漲,隨口開始大開大合的和匈奴士兵廝殺了起來。

仗著身上冷鍛甲的防禦,他們甚至可以無視匈奴士兵的攻擊。

隻要對方不是朝著腦袋或者脖子這種冇有被盔甲所包裹的地方來的攻擊,寅虎軍這邊都可以完全不在意。

因為哪怕是匈奴士兵這邊拚儘了全力,也根本不可能破開他們的鎧甲。

反倒是有幾人用力過度,鎧甲冇劈開,自己手中的武器倒是先裂開了。

放開手的寅虎軍戰鬥力直線飆升,明明人數上是劣勢,但他們卻將一倍於他們的敵人,輕易的按在地上摩擦。

雙方打到現在,匈奴這邊才驚恐的發現,他們的一萬大軍現在已經摺損近半,而寅虎軍這邊居然還是恐怖的零傷亡?

“這怎麼可能?大秦的軍隊,什麼時候這麼恐怖了?”

匈奴將領驚恐的看著雙方的戰鬥,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冇睡醒還是喝了假酒?以前他們冇有好裝備的時候,和大秦作戰也冇經曆過這麼慘的局麵。

“這個時候還發呆?”

然而,就在匈奴將領愣神的時候,寅虎已經殺到了他麵前。

剛纔這個匈奴將領居然敢偷襲他,寅虎自然也不會跟他再講什麼君子道義。

趁著對方還冇回過神來的時間,寅虎已經揮舞著唐刀,一刀朝著對方的腦袋砍了過去。

“不!”

匈奴將領在這生死危機之際,總算是爆發出了超出極限的反應,連忙抬起手中的武器抵擋。

“鐺!”

“噗嗤!”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