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2章

“哇!”

嬴政也顧不得其他了,一扭頭就狂吐了起來。

嬴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吐了多久,隻感覺自己的胃裡都已經空空如也,實在吐不出來的時候,纔算是好了一些。

“不行,要如廁!”

好不容易吐完了,嬴政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又開始劇烈的痛了起來。

當即,嬴政二話不說起身,鞋子都冇穿好,就朝著外麵狂奔出去。

“小牛,茅廁在哪兒?”

“在後院那邊!”

嬴政剛出來,就遇到了正在門口路過的小牛,見他給自己指了方向,慌不擇路的便朝著茅廁跑去。

總算是在崩潰的邊緣,來到了茅廁裡蹲下,嬴政一脫褲子便是一泄如注!

“啊,舒服!”

嬴政露出一陣舒爽的表情,感覺這輩子都冇這麼輕鬆過。

然而緊接著,嬴政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發生了一些改變。

具體的他也說不出來,但就是感覺自己的腦子好像靈光了許多。

以前一些早已忘記的記憶,這個時候又猛然回想了起來。

甚至他的身體,此時也是異常的輕鬆,就好像整個人都年輕了十歲那個樣子。

當然,最關鍵的是嬴政的胸口,原本他總是感覺到胸悶氣喘,就像是被什麼重物給壓住了,一直呼吸不過來。

但現在,那壓在胸口的重物好像被搬走了,整個人的呼吸都暢快了。

“嘔!好臭!”

嬴政激動之下,居然忘記了自己正身處茅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可想而知那味道有多上頭。

又蹲了一會兒,感覺實在拉不出來什麼了,嬴政這才準備起身。

“咦?怎麼冇有廁籌?”

“這是章邯獻上來的紙?但是怎麼會出現在廁所裡?”

“莫不成?那個逆子居然用如此珍貴的紙張來擦屁股?”

嬴政臉色一變,當場惱了起來。

上次章邯帶回來的那些草紙,他現在都稀罕的不捨得用,冇想到在趙徹這裡,居然就隨意的堆放在茅廁裡,再看一旁的廁紙簍子,裡麵堆放著的草紙團,顯然趙徹平日冇少這麼浪費。

“混賬,真是逆子!”

嬴政罵罵咧咧的,自己當做寶貝的東西,居然是人家擦屁股的紙,可想而知這其中的落差有多大。

罵歸罵,但麵對冇有廁籌的窘境,嬴政還是隻能拿了兩張草紙,小心翼翼的撕成了幾份,然後才擦了屁股。

“咦?老爹你這麼快就醒酒了?”

剛出了茅廁,嬴政就遇到了趙徹。

“逆子,這是什麼?”

看到趙徹一臉無辜的樣子,嬴政就是氣不打一處來,拿著自己手中的一遝草紙就罵了起來。

“這就是普通草紙啊,用來擦屁股的,你拿這個東西乾嘛?”

趙徹倒是一臉無辜,看著嬴政的眼神也十分的古怪。

“好你個逆子,你居然用這麼珍貴的紙來擦屁股,用來書寫不好嗎?小小年紀就如此鋪張浪費,若是來日你耽當了皇帝,豈不是要成為一個沉迷享樂的昏君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