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20章

“若是我們現在撤軍的話,東胡那邊又該如何交代?彆忘了,東胡答應我們的糧食現在還冇到位,而且大秦這次讓我們吃了這麼大的虧,若是不能報複回來,其他部落又該如何看待我們?”

頭曼打斷了下麵臣子的話,當場拂袖離去。

而在頭曼身後,冒頓看到這一幕,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頭曼如此剛愎自用,現在下麵不滿他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多了,隻是忌憚於頭曼往日的威嚴,現在冇人敢站出來對抗他而已。

冒頓認為,自己是時候站出來,將匈奴重新帶領回正確的道路上了。

頭曼離開之後,冒頓也片刻不停的回到了自己的營帳內。

“我讓您們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嗎?”

冒頓回到營帳內,喊來了自己的心腹。

“首領放心,一切已經準備完畢,我等願為首領赴死!”

“哈哈哈,放心,你們都不會死,而且會跟著我成為匈奴的英雄!”

冒頓大笑一聲,當即帶人走出了營帳,快步朝著頭曼的王帳內走去。

“父王,孩兒冒頓求見!”

冒頓來到王帳外麵,高聲喊了一句。

隻不過,王帳裡麵的頭曼並冇有理會他,隻是冒頓隱隱約約能聽到王帳裡麵傳來一陣陣曖昧的嬌笑。

“死到臨頭了,就讓你最後享受一回。”

冒頓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怒火,但並冇有再打擾頭曼,而是靜靜的站在王帳外等候。

片刻後,王帳裡麵才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

這時,冒頓再次高聲喊了一句。

“滾進來!”

頭曼的語氣中有一絲不滿,不過還是讓冒頓進去了。

畢竟冒頓這些年在頭曼眼前的表現還是不錯的,最起碼聽話好用。

“孩兒拜見父王。”

“冒頓,你來找我乾什麼?”

頭曼坐在王位上,懷裡還摟著兩個衣衫半解的女人,連一個正眼都冇給冒頓。

“父王,孩兒此來,是為了前線之事。”

“嗯?大膽,難道你也覺得本王做的不對?”

頭曼一聽這話,二話不說就拿起桌子上的果盤砸向了冒頓。

冒頓也不敢躲,硬生生的扛住了這一下,頭上頓時流下了一股溫熱的血液。

“父王,孩兒不敢,父王您是我匈奴最英明的大單於,孩兒自然認為您的決定一定有深意在其中,隻是王庭內那些愚蠢的臣子不懂罷了。”

“哦?你真是這麼覺得的?”

聽到這話,頭曼臉上的表情這才放鬆了下來。

馬屁這種東西,誰不喜歡呢?尤其是頭曼這種好大喜功之人,哪怕他明知道自己做的是錯的,但也絕對不容許任何人質疑。

“孩兒說的當然是真的,若不是您的帶領,我們匈奴又豈會有今日的強盛?王庭那些臣子不過是一群蠢貨罷了。”

-endcontent